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10:钉子户

“黑哥,他们来了。”

“知道了...”

当汽车停在拆迁处时,坐在里面的黑老五很清楚,自己被推到风口浪尖上了。

他是二房的人,来的经理却是三房的,对方来干什么,难道是跟他好啊?

好的了吗?

黑老五面沉如水,一颗心早就沉了下去。

“这里就是大龙房地产公司,驻胜利路的拆迁办事处吧?”

林耀推门进去的时候,房间内的人看他,就想看土匪一样,脸上写满了抗拒。

“我姓林,林耀,公司任命我为大龙房地产公司,驻胜利路拆迁办事处经理,上面应该给你们打过电话了吧?”

林耀目光环视,最终落在了黑着脸,坐在办公桌后面的一名壮汉身上。

这个人,应该就是黑老五了吧,看着真够魁梧的,面色黝黑,一脸横肉,有点黑旋风李逵的意思。

“哑巴了,耀哥说话没听见啊?”林胜文也推门进来了,看到大家的一言不发,黑老五更是冷着长脸,阴阳怪气的开口道:“怎么,有人不服?”

说到这里,林胜文看了眼坐在办公桌后面的黑老五,冷笑道:“黑老五,这有你坐着的份吗,我是不是给你脸了?”

黑老五的脸色越发难看,他是最早一批出来混的,整个东山地界谁没听过他的名号,谁不喊他一声黑哥。

被林胜文这样的小辈训斥,还是在小弟面前,黑老五气的直哆嗦,如果林胜文不是出身塔寨,不是有林氏宗族撑腰,今天他敢让他出不了这个门。

可惜,凡事没有如果、

眼下的塔寨实力强横,林氏宗族越发庞大,林胜文就算是一条狗,那也是塔寨林氏宗族的狗,绝不是他这样的人能碰的。

“林经理...”

黑老五咬着牙站起来,看了眼林耀之后,又看了眼为林耀撑腰的林胜文,沉声道:“我是黑老五,拆迁办的拆迁队长。”

黑老五脸色阴沉,看上去并不是很服气。

林耀将一切看在眼里,心底却暗暗松了口气。

他不怕黑老五明着抗拒,就怕他是笑面虎,明着一套,背地里一套,捅刀子的时候还对你笑呢。

现在看,黑老五的养气功夫还差得远,这份心机,别说跟塔寨的几位叔父比,恐怕连林胜文的大哥林胜武都比不上。

放心了,林耀一看就放心了。

至于黑老五的情绪,是不是在作秀,实际上他是一个好演员,这一点林耀并不担心。

黑老五要有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,也不会在拆迁队长的位置上待几年,始终进不了二房核心。

“耀哥,有什么事你跟他们谈吧。”

看到黑老五服软了,林胜文又变得吊儿郎当起来,坐在沙发上玩起了手机。

看着大气不敢喘一下的诸人,林耀的目光中满是笑意。

林胜文今天要是没有跟来,黑老五不会这么快露怯,这么快丧失主动权。

人的名,树的影。

黑老五不会觉得,林胜文是为了林耀来的,只会将林胜文的行为,看作是塔寨三房的意思。

这种过分解读,正是林耀所需要的,他到底刚回塔寨,位卑言轻,没有尚方宝剑在手,很难镇住这帮骄兵悍将。

“黑哥,您岁数跟我爸差不多,我叫您一声哥是应该的。”

林胜文唱了红脸,林耀就开始唱白脸,道:“我这次过来呢,是奉了辉叔的命令,要是有得罪的地方,还请您多多包涵。”

听到这样的话,黑老五脸色好了几分。

相比口不择言的林胜文,起码林耀的话还算尊重,不会让他下不来台。

林耀看着黑老五的神情,对他的了解又多了几分。

三房的招牌还是管用的,有林胜文这么一闹,估计以后在明面上,黑老五也不敢跟他硬顶,当然,暗地里是不是阳奉阴违,那就是另一个说法了。

“黑哥,我记得这次拆迁,公司给出了五个月的时间,现在已经两个多月了,我想看看你们进度表。”林耀走到黑老五的办公桌后面,坐在了他之前坐着的老板椅上。

黑老五脸色微变,最终什么也没有说,叫一位负责统计工作的女文员,去保险箱中取来了进度表。

其他人一看,目光若有所思。

黑老五坐着的位置,相当于拆迁处这个小机构中的王位,之前黑老五坐在上面,他自然是大权在握。

现在这位置换成林耀了,也说明当家做主的换人了。

拆迁队三十几号人,一个个也是心思各异,所思所想,当然是对自己最有利的。

“林经理,这是进度表。”

女职员将进度表送来,林耀也不客气,干脆直接的翻看了起来。

说是进度表,实际上就是个名单。

名单上记录着旧城区,每一家,每一户的情况,签了搬迁协议的打对号,没签的空着不动。

林耀简单的看了下,旧城区3112户人家,九成九都签了搬迁协议,没签的只是少数,看来这两个月黑老五的工作做的还是不错的。

当然,这也正常。

钉子户毕竟是少数,塔寨的大龙房地产公司,并不是什么黑心开发商,开出的价格虽然不是最高的,可也在市场价范围内。

这几年,东山城拆迁的地方不少,旧城区的居民出去打听打听,就知道这个拆迁补偿很公道,有人带头也就跟着签了。

剩下的那些没签的,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。

林耀翻看一下,发现没签合同的还有16户,各有各的问题。

最严重的问题,是私自加盖问题。

胜利路是旧城区,不只有小区,还有村民自己盖的房子。

传出旧城区要改造的风声之后,有些利益熏心的村民,就打起了加盖房屋,多拿拆迁款的念头。

比如说有一户村民,明明是二层小楼,等到拆迁的时候居然变成了五层,硬生生加盖了三层上去,这不是胡闹吗?

拆迁之前,大龙房地产联合当地社区,审计所,早就对旧城区进行了初步审计,这些后来加盖的面积,根本不能算在拆迁赔偿之内。

如此一来,加盖的村民当然不干了,于是就成为了钉子户,双方围绕着拆迁赔偿问题几经周旋。

以前,林耀经常听到黑心开发商,暴力拆迁队这个词。

今日再看这份进度表,发现真是一个巴掌拍不响,黑心开发商固然有,可刁民也不在少数。

原本两层三百平的面积,硬生生变成了五层八百平,翻了将近三倍,这是何等的利益熏心。

更可气的是,加盖的楼层要是能住人,大家捏着鼻子也就认了,可后面加盖的明显是样子货,用的钢筋还没有小拇指粗,这是把他们当日本人骗啊。

这种东西,大龙房地产公司能认吗,塔寨的几位叔父能认吗?

这要是认了,大家有样学样,拆迁工作还怎么展开,是不是糊几层窗户纸上去也能拿钱。

“钉子户啊,钉子户!”

林耀看着手中的报表,嘀咕道:“要钱不要命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