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134:无懈可击

第二天一早,高震苏醒的消息传出去,前来拜访的人络绎不绝。

高震不管怎么说,也是从省厅里下来的。

在东山地区负伤,当地部门必须要慰问一下。

更何况,李维民领导的监督小组,过半成员都是从省里来了,认识高震的也有很多。

比如主角三人组中的马雯,就跟高震搭档过一段时间,所以马雯和李飞也去探望了。

“师兄,上次见你还是英姿飒爽,这次就躺病床上了,你可跟我吹过,说你是铁打的,怎么样,这次栽跟头了?”

马雯带着李飞来病房的时候,已经到了中午吃饭的点了。

高震裹得跟木乃伊一样,靠在被子上用吸管吸着流食,闷声道:“好你个马雯,你是来挖苦我的?”

“哪能啊,我是特意来看你的。”

马雯看了看左右,将病房的门给关上了,坐在了高震旁边的椅子上:“师兄,你跟我说说,谁让你去侦查塔寨的?”

静!!

高震心跳快了几分,今天上午来看望他的人不少,询问他为什么侦查塔寨的一个都没有,一副避讳甚深的样子。

塔寨,仿佛是一个邪神的名字,听到这个名字就能让人发疯。

就连缉毒署的蔡永强大队长,寒虚问暖后都避之不及的离开了,谁能想到马雯会直接问出来。

“高大哥,我叫李飞,马雯的搭档。”

李飞主动站了出来,开口道:“我们盯上塔寨很久了,能和我们说说你侦察到的东西吗?”

高震又看了眼李飞,沉默不语,无声的给予了拒绝。

李飞和马雯,显然不是穿白衬衫的,他得到过李维民的提醒,不该说的一句也不能说,除非是穿白衬衫的问他。

“师兄,有什么能说的就说两句呗,你总不能让我们白来吧?”

马雯一脸哀愁的看着高震,就差化身等丈夫归来的小媳妇了。

高震就是铁打的汉子也遭不住这个,只能闷声道:“塔寨有问题,大问题。”

“这就完啦?”

等了片刻,也没等到下言,李飞的急脾气上来了。

他也知道塔寨有问题,有大问题,可是证据呢?

什么也没有,你让他怎么去抓人,总不能不讲证据讲怀疑吧。

“你们两个在干嘛呢?”

不等李飞继续追问,一名穿着制服的中年人进来了。

如果李维民此时在这,就会发现来的人正是他从省里带过来,时任监察小组副组长的廖伟平。

“报告长官,我们在看望病人。”李飞与马雯敬了个礼。

“胡闹!”廖伟平眉头微皱,开口道:“你们两个回去吧,没事不要打扰高震的修养。”

“是,长官!”

李飞二人无可奈何,在廖伟平的目送下离开了。

等到闲杂人都走光后,廖伟平看向躺在床上的高震,开口道:“高震,还记得我吗,当年我在三处的时候,你刚刚转业来地方,我亲自接待的你。”

“老领导,您怎么来东山了?”高震不明所以的问道。

廖伟平笑了笑,回答道:“这不是东山的情况很严重,乃是我省的重点稽查对象嘛,于是省里就派了个监察小组下来,我在里面担任副组长。听到你来了东山,还在塔寨负伤了,于是我就跟李维民组长商量着,代表监察组过来看看你。”

高震咽了咽口水,昨晚李维民还在这跟他谈话,怎么今天就和廖伟平商量,让他来看望自己了。

他真是监察组派来的?

还是吃定自己不会找监察组核实,以别样的目的来试探口风。

“高震,你这次来东山侦查塔寨的情况,是谁让你来的?”

没聊几句,廖伟平话音一转,聊到了高震的任务上。

高震心里咯噔一下,想着李维民的吩咐,躺在床上开始了装死。

廖伟平一看,不但没有放弃,反而故作洒脱的开口道:“你的侦查已经失败了,没有保密的必要,你跟我说说,我回去也好做个档案。”

看到高震依然沉默,廖伟平哈哈一笑:“要是不符合规定,我就不过问了。”

高震这次不在沉默,开口道:“也没什么,是李维民组长调我来的,他对塔寨有所怀疑,希望我能化装侦查一次。”

“你查到什么了?”廖伟平下意识的问道。

“什么也没查到,不然我就不会在这了。”

高震用目光扫了扫周围,他的房间内堆满了花篮,一看也不像是保护重要证人的样子。

不然,他早就该被看护起来了,没有一定的级别根本别想来探望他。

没有严格看护,自然是他的情报没有价值,不需要进行特殊保护。

“这样啊!”

廖伟平又东拉西扯了一会,随后打着官腔开口道:“小高,我那边还有点事,先走了,你好好养伤吧。”

听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,高震长出了一口气,暗想道:“有问题啊!”

下午。

李维民再次来到医院,并从高震口中得知了廖伟平来过,问走了自己特意给高震准备的答案。

得知这个消息后,他没有任何表态,就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一样。

同一时间,塔寨。

“查清楚没有?”

林耀东坐在沙发上,手上拿着个手机。

“查清楚了,高震是李维民派来的人,他对塔寨有了怀疑。”

“怀疑肯定是有的,正所谓雁过留声,塔寨既然存在就不可能游离在外,一点风吹草动都没有。”

东叔一手拿着手机,一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:“怀疑是小问题,我更关心高震手上有没有证据。”

“没有,一定没有。”

“这么肯定?”

“非常肯定,高震所在的病房内,连一位民警都没有,照顾他的人都是医院的陪护,如果高震拿到了有用证据,他的安全怎么会如此儿戏?

我是了解李维民的,他是个非常谨慎的人,不安排人守着高震,就说明高震真的没有太多价值。”

“如此最好!”东叔满意的笑了笑,回答道:“谢谢你了,廖组长,我们下次再联络。”

嘟嘟嘟!!

挂断电话,东叔显得越发悠闲。

没有直接证据,李维民动不了塔寨,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。

说起来,塔寨开设冰工厂十来年,类似这样的风雨他见过不少。

到头来,还不是雨过天晴,该干什么干什么。

一个小小的李维民,能翻出什么风浪来。

也就是内阁巡查组的人在汉东,赵瑞龙需要低调,不然早就一个电话,把他调到清水衙门养老去了。

想查塔寨?

我塔寨固若金汤,你查的了吗?

东叔手指一划,电话本上的号码快速划过,闪过一连串的人名与职务。

他们有的在警署,有的在法院,有的在车管所,有的在交通局。

这哪是电话号码,分明是一张蛛网。

看上去,似乎无懈可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