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136:老虎仔

“一群半大孩子,正是上学的好时候,却一心想着混社会,吃刀口饭!”

“刀口饭有那么好吃,那么容易吃?”

“蔡军,你说这种情况,在村里是不是很多?”

林耀与蔡军进了祠堂,往祖先排位上点了三根香,祭拜的同时对蔡军问道。

蔡军算半个塔寨人,因为林兰的关系,对塔寨了解很深,回答道:“是有不少,每年怎么安置他们,辉叔都要大费脑筋。”

“辉叔一般都怎么处理?”

林耀三鞠躬之后,走向辉叔的棺椁。

辉叔是房头,塔寨三老之一,他的棺椁不必和林胜武一样放在家里,有资格进入祖祠接受众人的祭拜。

看着躺在棺椁内,仿佛睡着了一样的辉叔,蔡军目光含泪:“性格沉稳点的,辉叔会安排到公司里,尽量不让他们过早接触到冰工厂。”

“性格跳脱的,不好管的,让人先带着跑跑腿,或者给下面的大马仔和小头目们当跟班。”

“治标不治本啊!”

林耀叹了口气,正准备再说些什么,祠堂外走进来一位拄着双拐,看上去二十七八的青年人。

青年人一脸颓废,穿的虽然考究,可脸上写满了不如意。

“爹,我来看您了。”

青年人费力的跪下,给辉叔磕了几个头。

林耀目光微眯,喊辉叔为爹,又是个瘸子,这人应该是林二宝吧?

果然,没等林耀再想下去,蔡军开口了:“二宝哥,你什么时候来的,怎么没让我去接你啊?”

“不用接,我只是废了,还没死呢。”

林二宝苦涩的笑了笑,说着又看向了一旁的林耀。

“二宝哥,这是咱们三房的新任房头,林耀,耀哥。”蔡军赶忙给林二宝介绍。

林耀上前将林二宝参扶起来,主动开口道:“辉叔看得起我,推举我当了三房的房头,要是二宝哥不嫌弃,喊我一声阿耀就行了,以后有什么吩咐尽管开口。”

林二宝没说话,握着林耀的手重重的颠了两下。

随后,他拄着双拐,一言不发的离开了,连葬礼都没有继续参加。

林大宝也是一样,都是来上柱香就走,他们与塔寨已经彻底割裂,要不然也不用蔡军忙前忙后。

对于二人的态度,林耀是赞许的。

只有摘得足够干净,才能脱离塔寨这个泥坑,辉叔与辉嫂这么安排,用心不可谓不良苦。

当然,放在父老乡亲眼中,说闲话的肯定会有。

可辉叔都已经走了,葬礼结束后辉嫂往外一搬,不管是搬到大儿子家还是二儿子家,村里的风言风语又跟她有什么关系。

“耀哥,耀哥!”

刚上完香,一名三房马仔跑了过来。

林耀眉头微皱,训斥道:“慌慌张张的干什么?”

“小玲姐闹着肚子疼,说要去医院。”来人气喘吁吁的回答道。

“那就叫车啊,跟我说什么?”林耀脸上带着不解。

“不行啊!”来人一听这话,赶忙道:“前几天,信号站的人检测到蔡小玲跟那个叫李飞的缉毒警联系过,灿哥得到消息后下了禁足令,没收了蔡小玲的手机,还让人把小玲姐看管了起来,以免她跟外人乱说话。”

林耀拿烟的手一顿,惊异道:“什么时候的事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“就是辉叔出事的前一天,辉婶不让我们跟你说,怕不利于团结。”

来人倒豆子一样,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。

林耀烦躁的叹了口气,将手上的烟头往地上一丢,开口道:“蔡军,你在这边照看着,我去蔡小玲那看看。”

一听这事关系到蔡小玲和李飞,蔡军立刻有了兴趣,主动道:“耀哥,我跟你一起去吧?”

“你去干什么,这边你也走不开啊。”

林耀不想纠缠下去,摆手道:“就这样,有人问就说我出去办点事,一会就回来。”

在来人的带领下,林耀脚步匆匆的出了祖祠。

外面,那群少年人还都在,蹲在墙角不知道说些什么。

看到林耀出来,大家纷纷站起来。

林耀的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,心思一转,勾了勾手指:“来五个人,要胆子大的,跟我去办点事。”

“耀哥!”

为首的黄毛一脸惊喜,从一群人中叫出四个年级偏大一点的,小跑着跟在了林耀身后。

另一边,林振宇看到有情况,也带着人走了过来。

林耀不等振宇发问,率先开口道:“你们留下维持秩序,小玲姐那边有点事,我带几个小兄弟过去解决一下,你们都是成年人,有些事反而难办。”

林振宇几人面面相视,目光又凝聚到黄毛身上。

“春子,好好干,你爹是个猛人,可惜死的太早,别给你爹丢脸。”

林耀不认识这群半大孩子,林振宇几人却不陌生。

为首的黄毛少年,今年不过十七岁,外号叫春子,是三房内的孩子王。

他爹当年是一员猛将,跟林胜武并驾齐驱,算是辉叔的得力助手。

只可惜,跟越南人冲突的时候,春子他爹被人乱枪打死了,人走茶凉,不然春子也能跟林振宇他们一样,被父辈的族老们送到林耀身边效力。

“放心吧振宇哥!”

春子重重点头,对林耀恭敬的说道:“耀哥,我是林晓春。”

林耀扫了眼他手臂上的狼头,还有耳朵上的耳钉,开口道:“耳钉摘掉,我们是有身份的人,不是街头上的小混混,戴着耳钉人家只会看轻你,认为你上不了台面。”

“还有这个纹身,以后别给我漏出来,你是干啥的,纹身,黑涩会啊?”

“你看几位叔父有纹身吗?”

“我跟林灿有纹身吗?”

“你狠不狠,立不立得住,不是靠纹身说了算,村口守门的那几个,一个个纹龙刻凤,要是有纹身就厉害,我的位置怎么不让给他们坐?”

“你还年轻,不要学社会上的不良风气,东叔一年四季穿唐装,他老人家不帅吗?”

“我一年到头都是休闲装,谁会看不起我?”

林晓春楞了一下,年轻人戴个耳钉,弄个纹身,机会觉得自己很霸气,别人不敢惹。

现在听林耀一说,纹身的好似没什么了不起,于是看了看手臂上的纹身,将袖子往下拉了拉,点头道:“耀哥,我知道了。”

说着,他将手放到耳钉上,摘了两下没有摘下来,心一狠,使劲一拽,连肉都拽下来一小块,连同耳钉都在了墙角。

“是个虎崽子,不错!”

林耀将一切看在眼中,赞许道:“走,我们去趟小玲姐家,等辉叔的葬礼结束后,你就跟在我身边吧。”

“谢谢耀哥赐名,以后我就是老虎仔。”

林晓春顺杆往上爬,说的林耀微微错愕,随后哈哈大笑。

林晓春也跟着笑,笑着笑着,感觉到耳朵上有些痒。

拿手一摸,手上血迹一片,林晓春看到后不惊反喜,脸上的笑容越发狰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