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165:后续

三天后,省里,辑毒总署。

副署长,李维民办公室。

咚咚咚...

塔寨的抓捕行动很成功,人抓到了,自然不愁没有证据。

李维民坐在办公室内,看着下面交上来的供词,听到敲门声,头也不抬的说道:“进来!”

嘎吱...

房门打开,一名看上去二十六七岁,穿着警装的青年人走了进来,敬礼道:“溪广缉毒总署,警号11487,特别行动队队员林耀,请求归队!”

李维民脸色一板,从老板椅上站起来了,同样敬了个礼:“汉东辑毒总署,副署长李维民,同意你的归队请求。”

哈哈哈!!

四目相对,林耀二人都笑了起来,刚才的严肃气氛一去不返。

林耀用脚向后一踢,关上房门,也不等李维民跟他谦让,自己就坐在了办公室的沙发上:“老大,围剿塔寨的新闻,今天全国通报了,这场仗打的漂亮啊!”

“你在夸自己吧?”李维民笑容满面,开口道:“破冰行动能够如此顺利,你居首功,真要说重要性,我都被你甩在身后去了。”

说到这,李维民打量着穿警服的林耀,吧嗒着嘴,沉声道:“没看出来啊,你穿警服的样子还挺帅的,比运动装精神多了!”

林耀心中一动,跟着说道:“我也觉得挺帅,就是没件白衬衫,衬托不出警服的档次。”

话到这里,就是话里有话了。

普通差员是没有白衬衫穿的,穿白衫的都是领导,最次也是县局级。

林耀毕业的时间虽然不长,但是他的资历不浅,功劳很高,享受的是副科级待遇,相当于县局警队的副队长。

他所谓的穿白衬衫,不是问的怎么穿衣服,而是组织上对他的后续安排。

破冰行动结束了,他也拒绝了二次卧底任务,应该从暗中走到明面了。

怎么安排他,是他现在最关心的问题。

“年轻人,想要进步是好事,你的能力值得肯定,放在下面太屈才了。”

李维民听出了话外之意,想了想后开口道:“你的事,我跟两地的领导们讨论过了,目前有这两种说法,一种是你回归溪广地区,升一级,以正科的身份调任宾来市,担任来宾市的缉毒大队长。”

“来宾市的缉毒署署长老聂,今年已经五十二了,预计19年下半旬就会退下来。”

“我帮你问了问,你去来宾是准备接老聂的班,三年后,老聂退下来了,你就以正科转副处,接任来宾市缉毒署署长一职。”

“那年你应该是三十岁吧,年轻有为,我在你这个年级的时候,副科才刚落实下来,你比我的潜力大。”

缉毒署,是挂靠在市局下的下级单位,缉毒署署长要比市局的局长低半级。

市一级的局长,一般都是正处,缉毒署署长则是副处。

比如马云波,他是东山市缉毒署的署长,兼东山市公安局副局长,职位上就是副处。

按照李维民对他的安排,他要是没有被塔寨拉下水的话,也就是来年开春前后,就会接任局长的位置,级别也要往上提半级了。

林耀如果同意回溪广,调任来宾市缉毒署,三十岁坐上马云波现在的位置是板上钉钉。

未来,只要不站错队伍,或者违反原则性问题,进入省厅是百分百的,最多只是时间快慢而已。

“老大,第二种说法呢?”

林耀了解李维民的性格,他既然说有两种说法,那么后一种作为压轴存在的说法,估计才是他希望林耀选择的。

“第二种说法,是我跟署长讨论后的决定。”

“你是汉东人,年轻,有能力,有激情,咱们的合作也很愉快,所以我想问问你愿不愿意留在汉东帮我。”

“丑话我先说在前面,我是希望你能留下来的,只是目前我手上没有特别合适你的的职务。”

“当然,级别不会变,都是正科,你在溪广能担任大队长,但是在我手下目前只能担任反DP科的科室主任,说出去可能没有大队长那么威风,权利也没有那么大。”

李维民说的不急不慢,留出了充分时间让林耀思考。

林耀一时间想了很多,总署内的科室主任,相比地级市的缉毒大队长,自由性上肯定要差点。

还有就是,林耀去来宾市,不只是当大队长,还有为接班做准备。

留在汉东,留在李维民手下。

很难说三年后,有没有合适的位置给他进步。

要知道,正科到副处,这个门槛很难上去。

不信看看各个县市的刑侦,辑毒,还有交警等部门,看看那些部门的大队长都是什么岁数。

四十多岁的比比皆是,很多人卡在这个位置一卡就是一辈子。

再往深处想想,一届三年,一任两届,人生又有几个六年。

要是同意留在李维民这边,李维民三年后没能给他调整职务,还要让他在基层多锻炼几年,别说四十岁,弄不好五十岁都上不了省厅。

毕竟,职务调整,是个很严肃的话题。

江山代有才人出,各领风骚数百年,三年后,六年后,没准上面就把你给忘了。

仔细想了想,林耀沉声问道:“老大,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,你不跟我说,我心里不塌心,不敢下定结论。”

“你问。”李维民摆了摆手。

林耀深吸一口气,低语道:“我听人说,祁厅被巡查组的人带走了,疑似跟赵瑞龙的事有关,有这件事吧?”

“祁同伟啊!”

李维民点点头,回答道:“有这个事,根据陈光荣交代,他刑侦大队长的位置,就是祁同伟帮他运作的。”

“现有证据表明,祁同伟跟赵瑞龙的关系很深,跟塔寨的关系也很深。”

“塔寨以青龙物流的名义,给他的情人高小琴,在港岛涉水弯购买了一栋价值六千万港币的豪宅,每年还要给他的私生子800万港币的生活费,这些都是要交代清楚的。”

林耀对这个消息并不意外,而是反问道:“祁厅下来之后,他的位置...”

李维民喝了口茶,眯着眼睛看着他:“你这个小猴子,拐弯抹角的说这么多,不就是想知道我的工作调动吗?”

“行,我也不瞒着你,祁厅的位置由老刘接任,我接老刘的位置,不出意外的话关于我调任缉毒署署长的任命,月底前后就会发下来。”

说到这,李维民看向林耀:“这下放心了吧?”

“老大,瞧你说的,跟着你干,我怎么会不放心呢!”

林耀笑容满面,老刘比李维民大四岁,今年已经五十六了。

破冰行动之后,产房传喜讯,大家都升了。

刘老板接了祁老板的位置,李维民又接了刘老板的位置,不用说,等到刘老板退休的时候,李维民上位的可能性很大。

如此一来,跟着李维民留在汉东,就相当于跟了下届的汉东警队一哥。

现在没位置算什么,以后有啊!

一朝天子一朝臣,等李维民坐上那个位置之后,还怕老上司不提携自己吗?

倒是溪广那边,别看现在说话好听,以后不知道是什么样呢。

他在那边缺少上层资源,反倒是汉东这边,跟李维民相处的很融洽,以后只要李维民不停进步,他的位置必然会水涨船高。

算算年龄,李维民今年刚52,按照他的级别,退休时都60岁了。

而且退休之后,也不会直接下来,必定是在人大之类的部门继续发挥余热。

保守估计,能为林耀保驾护航15年,这条大船是稳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