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204:一个好汉三个帮

回到工地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了。

林耀从夜市上买了啤酒,烤串,还有花生米,拉着刀仔坐在帐篷外一起喝。

喝了几口,刀仔忍不住问道:“耀哥,有没有办法救小凤啊?”

“有,但是很难,看你肯不肯拼了!”

林耀举起酒瓶喝了一口,随后说道:“小凤的情况你也看到了,想平平安安的带走她,不给以后留麻烦,就得老爷车亲自点头。”

“想要老爷车点头,就得找个能压得住他的人出面,你跟我肯定是不够格的,老爷车不会给我们这个面子,”

“对了,鸡心你还记得吧?”

“跟我们一起偷渡过来,说是要投奔他表哥,张口闭口发大财的那个家伙?”

刀仔微微点头,示意林耀继续说。

林耀也不藏着掖着,直言道:“鸡心的表哥是吃偏门饭的,老大是三湘帮的豺哥,有了他表哥的推荐之后,鸡心就去给豺哥当跟班了,几天前我们见过一次,听他说了些豺哥的事。”

“豺哥在帮里有个对头叫星哥,星哥实力一般,是靠溜须拍马上位的,抱的是三湘帮龙头的大腿,平时没少落豺哥的面子。”

“豺哥一直想收拾他,可惜没机会,于是就跟身边的人说过,谁要是能收拾了小星,以后就是他的朋友。”

“我寻思着,可以帮豺哥将小星收拾一顿,换个人情,然后借豺哥的手逼老爷车放人,你觉得有没有搞头?”

刀仔大喜过望,感动的说道:“耀哥,你这么帮我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。”

林耀笑道:“说这些做什么,你我是好兄弟,我帮你,你帮我,咱们两个力气往一块使,在这人生地不熟的港岛才不会被人欺负。”

“再说了,其实也不只是帮你,我这些天一直在考虑以后何去何从,总不能在工地里做一辈子吧?”

“我觉得财狼的事是个机会,只要做的漂亮,你我想不出名都不行。”

“现在的港岛,名望就等于金钱,只要你出名就不愁没钱用,我想你也过够苦日子了吧?”

刀仔也穷怕了,认同的点点头,回答道:“我听你的,咱们一起赚很多很多钱,我要把我老爸也接过来,让他在港岛过好日子。”

说到后面,刀仔又起了顾虑,疑声道:“耀哥,小星毕竟是三湘帮的人,我们搞他,三湘帮不会放过我们吧?”

林耀狠狠咬了口肉串,脸上带着似笑非笑之色:“这个问题我早就想过了,所以不能只我们两个行动,还得把鸡心拉上。鸡心是三湘帮的人,跟的又是豺哥,与小星不对路子,我们拉上他,你说小星会怎么想?”

刀仔乐道:“小星一定觉得是豺哥安排的,要报复也是找豺哥。”

“对,小星不可能跟豺哥求证,豺哥也不会告诉他真相,所以这是三湘帮内斗,你跟我只是两把快刀。到时候,小星的报复豺哥扛下了,别人也会知道我们的刀很快,还能得到豺哥的人情,逼老爷车放走小凤,何乐而不为?”

林耀拿起酒瓶跟刀仔碰了一下,二人相视一笑。

至于成不成,就要看他们的手段了。

第二天。

林耀和刀仔辞掉了工作,前往钟屋街去找鸡心。

找到鸡心的时候,他正在办丧事,死的不是别人,正是他的亲弟弟陈鹤。

陈鹤是怎么死的,鸡心三缄其口,没有细说。

只是没来由的,林耀想到了昨天在小凤那看到的报纸。

报纸上说,有两个蠢贼打劫了步行街的金店,结果在与安保的交火中大败而归,其中一个还被当场打死了。

两人作案,再联想到陈鹤的死,林耀觉得这两个蠢贼,会不会就是鸡心兄弟。

“鸡心,步行街的案子是你们做的吧?”

林耀眉头一挑,试探着问道。

鸡心楞了一下,面色有些不对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林耀不以为意,淡然道:“怎么,敢做不敢当啊?鸡心,我们可是一起偷渡过来的,你还怕我们告密不成,再说了,做了就做了,你们又没成功,类似这种事顶多判个两三年。”

鸡心咧嘴笑了笑,点头道:“是我做的,可惜运气不好,只调查出金店有保安,却没查出有个保安有持枪证,保安室里还有一把为他准备的散弹枪。我弟弟想把保安室里的人赶出来,迎面就被打了一枪,防弹衣都打透了,血流的到处都是。”

“节哀顺变。”

林耀拍了拍鸡心的肩膀,又带着刀仔上了三炷香。

鸡心抽着烟不说话,等他们行完礼之后才问道: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

“有好事找你。”

林耀将准备收拾小星的事跟鸡心说了一下。

鸡心听到还有他的一份,失魂落魄的苦笑道:“你们要是早来几天就好了,我们兄弟两个总想着做点成绩给豺哥看,没路子,才想到去抢劫金店,结果让他把命搭上了。”

“那你是怎么想的,要不要加入?”林耀反问道。

鸡心犹豫片刻,看了眼墙上的黑白照片,回答道:“先说说你们的计划,靠谱我就跟着干,不靠谱就下次合作吧。”

林耀眉头微皱,看来弟弟的死不仅让鸡心失去了亲人,也严重打击了他的自信心。

记得刚来港岛的时候,他没这么瞻前顾后,完全是拼命三郎的样子。

见了血,反而变得惜命了,这能成什么气候?

“三天后,小星在乐府酒楼给他老妈办寿宴,邀请了不少人。看上去,这一天他们人多势众,实际上是人越多越乱,小星在道上的名号不可好,得罪过不少人,寿宴那天几十桌摆下去,正好方便我们收拾他。”

“我计划,整个行动在五分钟内结束,等小星登台讲话的时候我们再登场,一入场就控制住小星,细数他这些年犯下的过错,然后让他当面认错。”

“看到我们不会要他的命,只是让他没面子,在场的宾客们不一定会帮他。”

“只要我们的行动够快,够准,够突然,不给别人反应的时间,我猜测成功的可能性非常高,他们完全想不到我们会玩这一出。”

林耀将自己的计划简单的说了一下,没说的,是到时候的应变能力。

听到林耀的办法,鸡心露出迟疑之色:“我们费这么大的劲,就是为了羞辱他,这样太便宜他了吧?”

“那怎么办,要他的命啊?”

林耀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:“五分钟还不够你威风,你还想怎么样?真一枪打死小星,三湘帮都得炸锅,你要是觉得自己能抗住,想杀人随便你,我不反对。”

鸡心肝颤了一下,想到被整个三湘帮追杀的画面,连忙道:“吓唬吓唬就行了,他们这些人最看重面子,我们要是能让小星没面子,豺哥一定会拍手叫好的。”

“鸡心,其实我们来找你,还有一个目的,问你能不能搞来三支手枪?”

“没有家伙,我们很难控制住场面,有枪就不同了,在港岛动枪只是少数情况,寿宴这种事,我不信小星会为手下准备喷子。”

“有几把手枪,情况不对我们也方便撤离,凡是都要做最坏打算。”

听到林耀的话,鸡心重重点头:“没问题,武器的事交给我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