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247:宋子豪的仇家

两百万港币,对采石场来说不多,也就一个月的利润。

但是瞎子想拿这个钱可不容易。

采石场是倪家的产业,背后站着倪永孝。

他这样的人怎么会拿两百万出来,跟一个算命瞎子买平安。

倪永孝是信命的人吗?

“两百万,你也不怕把自己撑死,知道两百万是多少钱吗?够买你十条命了!”

林耀说的不是假话,别说两百万,你掏五万块出来,从老家来的那帮猛人就愿意为你杀人。

甚至都用不了五万块,要是你在老家那边认识朋友,请他过来走一趟,事成后只需要包个两万块的红包就够了。

一来一回用不了三天,办完事就走,还不会给你留麻烦。

等到案发的时候,人早就跑回老家去了,条子们只能干瞪眼。

“你们愿意出多少?”

谢大师以退为进。

林耀想了想,回答道:“我们愿意拿二十万出来请大师喝茶,大师如果愿意交我这个朋友,二十万您收下,如果不愿意,我们掉头就走,多的话不用再谈了。”

“大师,见好就收吧,二十万不少了。”

罗继贤在一旁说道。

“是啊,好多人累死累活一辈子,都没有见过二十万长什么样,我们今天来找你,已经是客气的了,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

肖经理也在一旁帮腔。

平心而论,二人都是好意。

瞎子想要两百万,这个条件是绝无可能的。

反倒是二十万有些希望,回去的时候别人一问,就说花二十万请了个风水先生破局,想来其他人也不会多说什么。

“二十万,打发叫花子呢?”

谢大师气得不轻,语气十分坚决:“最少150万,不然...”

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,林耀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吩咐道:“我们走。”

一转眼的功夫,林耀三人就离开了。

看着空荡荡的屋子,谢大师一脸懵逼,嘀咕道:“你们可以还价啊?”

生意生意,有声有议。

我要价200万,你们只给20万怎么行。

我一点点的降,你们一点点的升,有个百八十万大家就皆大欢喜了,怎么能直接走呢?

“阿耀,我们就这么走了?”

站在街道外,罗继贤有些不解的问道。

“走?事没办成怎么走?”

林耀回头看了眼风水店,冷笑道:“我这是以退为进,你们也看出来了,姓谢的瞎子很贪心,打定主意要从我们身上咬块肉吃。”

“我估计,三五十万满足不了他的胃口,而我们最多给他二十万,再多就没法回去交差了。”

“所以啊,讲道理是不行了,只能改武斗!”

说着,林耀看了看天色,继续道:“肖经理,麻烦你守在风水店门口,等到谢瞎子回家的时候跟上他,把他的住址找出来。”

“我?”

“我不行啊,我没经验!”

肖经理是正经人,可不是街头盯梢的小混混。

一想到自己要一路跟在瞎子身后,做贼一样的跟着瞎子回家,肖经理就觉得浑身不舒服,这也不是他的专业啊。

“还是我去吧,肖经理没这方面的经验,我怕他去了会坏事。”

罗继贤看了眼肖经理,主动接下了这项任务。

“好!”

林耀等的就是这句话,他没权利命令罗继贤做事,只能用这个办法让他主动请缨。

“肖经理,车子给我们留下,你自己打车回去吧,这里没你的事了。”

林耀对着肖经理挥挥手,随后才跟罗继贤说道:“今晚找到他的住处,后半夜我们再去拜访,到时候咱们跟他好好聊聊。”

小混混的唬人手段,不外乎电话骚扰,门口喷漆。

林耀不想玩的那么低级,要做,直接开门见山,把事做绝。

他倒要看看谢瞎子是什么成色。

“你先盯着,找到地方了传呼我。”

“你去干嘛?”

“我在这条街上有个朋友,是做车行生意的,我过去跟他打听下谢瞎子的事,问问瞎子身边有没有特别厉害的朋友,有的话咱们也好有个防备。”

林耀没有留下来傻等,而是将话撂下,准备去见一见坚叔。

坚叔是车贩子,又和谢瞎子在一条街上吃饭,应该对谢瞎子有所了解。

吱!!

林耀还没走到车行,耳边就传来了一阵刹车声。

入眼,只见对面来了三辆面包车,车一停在车行门口,上面就下来了十几名青壮。

这些青壮各个戴着纹身,手上提着棒球棍,铁锤,锁链,气势汹汹的进了车行。

“你们干什么?”

伴随着怒斥声,车行里面一片大乱。

林耀快走几步赶上去,发现坚叔已经被人打倒在地,这些不知来路的陌生人正在里面疯狂打砸。

见到工人上去就打。

见到机器上去就砸。

就连停在里面的五辆计程车,也被这些人用铁锤砸烂了。

“住手!”

林耀掏出手枪对着天花板就是两枪,喝问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啊!!

看到林耀手上有枪,打砸的小混混们纷纷后退。

片刻后,有个看似是老大的中年人走了出来,开口道:“你又是谁,敢管我们的闲事?”

“我是坚叔的朋友,遇到了怎么能不管,你们可以不给我面子,但是得给它面子吧?”

林耀扬了扬手上的手枪,先是把逼退中年人,随后对满脸是血的坚叔问道:“坚叔,你还好吧?”

“死不了!”

坚叔挣扎着爬起来,往头上摸摸,脑袋都让人打破了,一摸一手的血。

“坚叔这些是什么人,你怎么得罪他们了?”

林耀看了眼被砸坏的五辆计程车,目光微眯:“连活路都不给你?”

坚叔是做车行的,里面有让他维修的旧车,还有拿出来卖的新车。

不管新旧,车让人砸了,老板都得负责赔偿。

计程车虽然都是用的日系车,价格相对便宜,可在83年的港岛,再便宜也不是老百姓能买得起的。

坚叔要是赔五辆车,估计棺材本都得掏出来。

“哎,我都不认识他们,怎么会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呢?”

坚叔也一脸的郁闷,连自己为什么被打都不清楚。

林耀也愣住了,忍不住看向中年人:“朋友,今天是怎么回事,总不能把人打了连个说法都没有吧?”

“好,就让你们当个明白鬼。”

中年人指了指车行的招牌,厉声道:“以后不许你用宋子豪,更不许收留他,不然我能砸你一次,就能砸你十次,不信你次次都有拿枪的人护着!”

话落,中年人大手一挥,招呼着小弟们说道:“我们走!”

呼啦啦...

一群人散开了,上了面包车扬长而去。

林耀看了眼一片狼藉的车行,又看了看这些人离去的方向,低语道:“坚叔,你知道宋子豪最近在做什么吗,这些人看上去是冲他来的啊?”

“不太清楚!”

坚叔回了一句,随后摸着脑袋又道:“阿耀,这次多谢你了,不然他们不将这里砸烂估计是不会走的。”

“坚叔,我们要不要报警啊?”

车行的工人们围成一圈,都在等待坚叔的意思。

坚叔想了想,摇头道:“算了,我怕这件事没那么简单,还是搞清楚了再说吧。”

坚叔怎么说也是在道上混的人,报警会被人耻笑的。

而且对方下手这么狠,不像是一般人,报警不一定能制住他们。

听这些人的意思,好似是自己雇了宋子豪在这上班,他们才会来砸店的。

莫非这群人是宋子豪的仇家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