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27:塔寨林耀

“张彪,你去买三张直达关东的火车票,我去联系我那个朋友,让他在关东火车站接我们。”

到了火车站,常山先是吩咐了张彪几句,随后又看向林耀,和颜悦色的说道:“阿耀,你去买点吃的喝的吧,咱们得坐一天一夜的火车,车上的东西可没法吃。”

“行。”

林耀正要跟李维民联系,巴不得能多点自由时间,当即乐呵呵的应了下来。

“山哥。”目送林耀远去的背影,张彪一脸迷糊的问道:“你说东叔让他跟着去做什么,这种事咱两出面就搞定了,还非得带个累赘?”

“你懂什么。”

常山嘴角上翘,道:“我可是听说了,林宗辉想抬举这小子,让他接替林胜文的位置。东叔这么安排,应该是想让幼鹰见见血,也看看这小子的成色。”

说完这话,常山又看向张彪,低语道:“你对他可得客气点,别看人家现在名声不显,等坐上了小头目的位置,前途就不是咱哥俩能比的。

有这段香火情在,以后咱哥两也能好混些,再不济,多个朋友多条路,你不想一辈子当个枪手吧?”

“山哥,你说的有道理。”张彪不是没脑子的人,很快明白了常山的良苦用心。

“行了,快去买票,我去那边打个电话。”

常山拿着手机离开了,一时间,三人都有了短暂的独处时间。

超市...

林耀手上拿着个冰棍,蹲在门口一边吃,一边给手机换了张新的电话卡。

换好之后,他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出去。

短信内容:“特价学区房,预购从优...”

这条短信,是林耀发给李维民的,内容是他们约定好的联系密码。

看到这条短信,李维民就会知道是他,并在第一时间拨回电话。

铃铃铃...

没过两分钟的功夫,李维民的电话来了。

林耀按下接通键,低语道:“喂,老大,方便说话吗?”

“我这边没人,有事你说吧。”

“是这样的,我接到了林耀东的命令,要我带两个人去关东地区,清理几个跟林胜文做生意的买家。

我怀疑,这是林耀东要我交的投名状,跟我随行的两个人,一个叫常山,一个叫张彪,他们两个人身上肯定都有命案。

我们这次过去,会通过常山的一个朋友拿到武器,再通过一个叫王瘸子的中间人找到那几个买家...”

林耀在短时间内,将林耀东交给他的任务,在李维民这边做了报备。

卧底不是那么好做的,尤其是一些心狠手辣的犯罪集团,想要打入敌人内部,首先你就不用想置身事外。

在这种时候,就需要特事特办,如果这也不许,那也不让,卧底工作根本无法展开。

“我知道了,回头打个报告给我,另外一定要注意影响。”

“是,我明白了。”

林耀挂断电话,目光中有冷色一闪而过。

身为一名王牌辑毒警,说实话,前身手上的人命比常山二人多得多。

当然,被他打死的都是毒贩,不法分子,二者的性质不能混于一谈。

记得刚加入卧底这个行业的时候,有个老前辈曾跟他说过,卧底警员很难坚持下去,二三次卧底任务之后就会选择退役。

为什么,因为我们是人,不是荷花,很难出淤泥而不染。

林耀看过为博取毒贩信任,逼迫自己西毒的辑毒警员,也看过近墨者黑,被犯罪分子腐化的不像个卧底的卧底。

为了保证任务顺利,博取犯罪分子的信任,卧底警员的牺牲真的很大。

基本两三次卧底任务之后,那些人就无法再坚持下去了。

因为每一次坚持,都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考验,人非圣贤,谁又能保证自己一次又一次通过考验,而不是被拉拢腐化。

有句话叫做黑井,黑井怎么来的,答案往往令人心痛。

偏偏,世人又很难理解这份痛苦,相比明面上的那些同事们,卧底才是真的无名英雄。

没有鲜花,没有掌声,有的只是一份坚守,一份敢于虎口夺食的强大心灵。

哐当,哐当,哐当...

从东山开出的火车,驶向了遥远的关东之地。

张彪买的车票,并不是一起的,只有一张卧铺,剩下的两张都是硬座票。

唯一的一张卧铺,当然让给了林耀。

虽然打心底里,常山二人并不是很看得上林耀,甚至觉得他是个累赘,没有他二人能更加轻松的完成任务。

但是,他们不敢质疑东叔的决定,更因为林耀来自塔寨,不得不在他面前表现的谦卑一些。

这就是权势的力量,哪怕亡命之徒,只要不是真的丧心病狂,也要在权势面前低头。

“大哥,你去哪啊?”

火车已经出发,车厢里的人也在相互熟悉。

林耀的票是下铺,坐在他旁边的是一个二十来岁,长得还算漂亮的女孩。

因为都是从东山上的车,大家是老乡,女孩第一个跟林耀打起了招呼,看上去她应该是第一次出远门。

“关东。”

林耀扫了眼女孩的行李箱,又道:“你去哪?”

“京城。”

“上学?”

“工作,我早就不念了,有个亲戚在京城上班,我这次是去投奔她的。”

闲聊中林耀得知,女孩叫做陈丽丽,今年十九岁,没考上大学。

她有个表姐在京城,混得不错,据说是一个酒吧的领班。

表姐过年回来了一趟,穿金戴银,赚了很多钱,还跟陈丽丽说在她们酒吧里,客人点一瓶好酒就有上百块的提成,陈丽丽就动了心思。

“大哥,我是东山龙平的,你呢?”

聊了几句相熟了,陈丽丽也放开了胆量。

林耀能够看出,这是个胆子很大的女孩,胆子不大,也不敢去就把这种地方上班。

虽然这么说可能有些偏颇,但是好人家的闺女,谁会去这种地方工作。

“我啊,我来自...”

林耀刚要开口,在那边安顿好的常山与张彪就来了,离老远就说道:“阿耀,去我们那边打牌不?”

常山的相貌还算好的,张彪可就是纯粹的恶人脸。

车厢里的人看到他们两个,说话的声音都情不自禁的变小了,可见长相凶恶的人到哪都没人敢得罪。

“他们是你朋友?”陈丽丽也被张彪吓了一跳,长相这么凶恶,一看就不像是好人啊。

“对。”

林耀点头应下,随后对陈丽丽一笑,道:“忘了自我介绍了,塔寨,林耀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