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297:你们甚至不愿意叫我一声耀哥

袭警,打的还是西环探长,九个月的判决不算多。

换成普通人,而不是知名律师,判你个三五年你也得受着。

道理永远讲不过拳头,就像秀才说不过兵一样。

“你和他打过交道,你觉得陈兆康的人品怎么样?”林耀问道。

红孩儿认真的想了想,回答道:“他是一个让人安心的人,非常仗义,很有侠客精神。跟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人不同,他是说到做到,我红孩儿在道上混了这么久,他这种人没见过几个。”

世道变了,人心不古。

道上混的人,除了十七八的小孩子,成年人,很少有讲兄弟义气的,谁有奶谁就是娘。

“让一让,让一让!”

正说着,远处走来一群人。

“林耀是吧?”

在几名手下的陪伴下,和义顺的双花红棍白炸走了过来:“我听过你的名号,但是我不管你在外面如何,监狱里的规矩你必须要守,这是大家的意思。”

林耀扫了眼白炸,又看了看他身后的人。

不只是一号室的基哥,鬼乸齐,白杰三个,就连二号室的狗哥,口水南,大威,三号室的大傻,四号室的傻标与盲蛇这些人,都站在一起看着他。

“你有没有想过,为什么他们不出面,而是推你出来跟我说?”

林耀收回目光,看着眼前的白炸。

白炸冷冷一笑,回答道:“他们怕你,我可不怕,我白炸双花红棍的名号,可不是兄弟们见我可怜才给的。”

林耀笑道:“地振高冈,一派溪山千古秀!”

白炸换成正色,沉声道:“门朝大海,三合河水万年流!”

“不愧是洪门和字头的双花红棍,有胆识,和那些软脚虾不一样。”

林耀在手下的簇拥中,用手敲了敲桌子:“我的刑期只有几个月,召集兄弟们,也是让他们这几个月好过些,只要你们不来惹我,我是不会和你们计较的。

当然,你们的规矩我守,我的规矩你们也要听一听。”

林耀从座位上站起来,手指在人群中扫过,最终停留在白炸身上:“从现在开始,你们叫我,只能叫耀哥。

我是个让人尊敬的人,你们却连一声耀哥都不肯叫,分明是看不起我!”

众人面面相视,都在等白炸的反应。

白炸目光闪烁,沉了半响,片刻后才说道:“耀哥...”

林耀是群星社的龙头,在场的人没有比他身份更高的,喊一声耀哥不吃亏。

“耀哥。”

“耀哥好!”

看到最猛的白炸都服软了,其他人也纷纷开口。

一时间,整个一号仓都响彻着林耀的名字,哪怕有人碍于面子不想喊,却也明白新的霸主来了。

“吵什么,再吵都回牢房去。”

黄狱警见状怕有人闹事,赶紧出来镇场子。

白炸在林耀面前不敢说什么,面对狱警却不在乎,嘲讽道:“小子,这里哪有你说的话份,看看你的肩章吧,墨水还没干呢。”

哈哈哈。

囚犯们哄堂大笑,笑的小黄很抹不开面子。

说起来,他这种新人狱警,在囚犯中是没什么威望,真正能让囚犯感到害怕的,都是那些肩章上戴着星星的。

“陈律师回来了!”

不等再闹下去,牢房的仓门被人打开,从外面推进来了一辆担架车。

众人抬眼看去,担架上躺着的不是陈兆康还能是谁。

这是什么情况,陈兆康被抬出去没有半个小时,这么快就被推回来了,难道医务室的人各个都是华佗在世,懂得妙手回春?

“阿正,怎么回事啊?”

推着担架车进来的人,是四号室的钟天正,一个长得和发哥有些相像的人,为人很讲义气,而且是个逗比。

“别提了,这个人倒霉,刚到医务室食人鲳就来了,跟医生说不许给他看病。”

“医生没办法,得罪不起食人鲳,只能让我把他推回来了。”

钟天正一脸无奈,招呼着身边的人:“来搭把手,把他抬下来,一会我还得回去还车呢。”

“不是吧,他都咳血了,抬回来等死啊?”

“阿正,你做做好事,再把他送回去吧,他这样怎么熬啊。”

“该死的食人鲳,真是没人性,陈律师可是他的手下打的,他不管就罢了,居然还落井下石,还是不是人?”

“那怎么办,食人鲳是一号仓的保卫科主管,除了副典狱长外数他最大,他要收拾谁不是一句话的事?”

“是呀,胳膊拧不过大腿,真把你打死了,报告上改一改,说你是喝水死,洗澡死,难不成你还能死而复生和他对峙?”

众人围在担架旁边,七嘴八舌的议论着。

听到大家的话,钟天正一脸为难,小声道:“不是我不帮忙,而是没法帮,你们知道陈兆康打伤的西环探长是谁吗?

是食人鲳的表弟,我要是把他再推回医务室,下个挨收拾的就是我了,你们总不想看着我死吧?”

死道友不死贫道,大家非亲非故嘴上说两句就行了,谁会真的为了陈兆康去得罪食人鲳。

他们要是有这么好心,也不会留在这里蹲监狱了,当个爱心形象大使多好。

“你们也别说我见死不救,那,我从医务室偷了瓶红花油,给他擦一点吧。”

钟天正从怀里拿出一瓶红花油,丢给了围在担架旁的红孩儿。

红孩儿欲哭无泪,陈兆康挨了十几警棍,受的是内伤,红花油能管什么用。

所幸,有就比没有好,钟天正能从医务室偷瓶红花油出来,已经算是照顾他们了。

“谢谢正哥,要是陈律师熬过此劫,我一定让他好好谢你。”

红孩儿接过红花油,招呼着众人说道:“来帮忙,把陈律师抬到乒乓球桌上,让他躺的舒服一点。”

众人齐心合力,把陈兆康抬到了桌子上。

陈兆康是有意识的,只是五脏六腑跟被刀搅一样,嘴里止不住的喊着疼。

林耀推开人群走上来,掀开陈兆康的衣服看了看。

入眼,陈兆康的上半身青一块,紫一块,其中肋骨的位置有明显的下凹。

“肋骨断了一根,还有些内出血,以我的经验看来,死不了,也别想舒服了。”

林耀做过阿sir,还当过荒野猎人,拥有一些医学常识:“把红花油给他擦上吧,前七天是疼痛加重的时间,休养为主,不要进行剧烈运动,半个月内注意不要负重,20一30天就能没事了。”

“谢谢耀哥。”

红孩儿面带感激,赶紧将红花油倒在手上,把手搓热后帮陈兆康涂抹起来。

其他人见了,面色却不见好,反而嘀咕道:“躲得了初一,躲不了十五,陈律师打伤了食人鲳的表弟,食人鲳肯定不会放他,以后少不了找他的麻烦。”

旁边的人也点头道:“这么折腾下去,铁打的汉子也受不了,我看他很难活着走出去了。”

唉!!

众人唉声叹气,看陈兆康的目光就像看死人。

林耀听到这样的话,若有所思的看了眼陈兆康。

陈兆康虽然打伤了食人鲳的表弟,可食人鲳这个人好赌成性,见钱眼开,只要价码合适,没什么是他不能答应的。

如果没有外力干涉,陈兆康真可能会被食人鲳玩死。

但是如果他出面,或许可以花大价钱保下此人,当然,前提是陈兆康肯为他效力,不然大家非亲非故,林耀也不会狗拿耗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