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322:奈何明月照沟渠

一号房...

“耀哥,你叫我?”

面色苍白的红孩儿,死气沉沉的看着林耀。

红孩儿这个人林耀了解过,知道他父母很早就死了,他是由道上的人抚养长大的,不能说无恶不作,起码算不得好人。

道上对红孩儿的评价不错,说他是个滴水之恩会涌泉相报的人。

你敬他一分,他还你十分,有时候宁可自己吃亏,也不会让朋友受委屈。

陈兆康对他的帮助很大,在红孩儿心中,陈兆康是他的朋友,同时也是他的哥哥,从小缺少父爱的红孩儿,甚至在陈兆康身上找到了些许父辈的关爱。

陈兆康出事,没有人比他更揪心,哪怕陈兆康的女朋友都不行。

“红孩儿,我听人说你一直在打听陈兆康的事,没错吧?”

面对林耀的问题,红孩儿微微点头。

“我知道是谁干的。”林耀沉声说道。

“不是你?”

红孩儿仰着头,桀骜不驯的看着他。

林耀笑着摇头,否定道:“你为什么觉得是我,就凭和陈兆康做工的人是我群星的?”

“不够吗?”

红孩儿虽然没有证据,可他早就对林耀有所怀疑了。

只是他还没有搞清楚,林耀之前一直很欣赏陈兆康,怎么会突然要弄死他。

所以他没有轻举妄动,暗地里苦苦追查。

“不是我,我的态度你是知道的,陈兆康是个人才,我一直想把他收为己用,做我群星的大律师。

你说我怎么会动他,没理由对不对?”

林耀不等红孩儿开口就拉着他的肩膀小声道:“要陈兆康死的是食人鲳!”

“食人鲳?”红孩儿目光一亮。

林耀肯定道:“就是他,陈兆康为什么进监狱,你不会忘记了吧?陈兆康打伤的西环探长,是食人鲳的亲戚,他怎么会放过陈兆康呢?

另外,食人鲳被调到二号仓,是因为有狱警举报他故意射杀鬼乸齐,鬼乸齐根本不是想逃狱,是被他设计陷害死的。

这个举报人你也知道,他就是遭遇劫匪袭击的狱警黄成,陈兆康则是黄成的证人。

食人鲳在监狱内很有权势,黄成写给典狱长的报告他看到了,恨上黄成的同时也恨上了陈兆康,觉得是这两个人在搞他。

所以,他联系外面的人假装劫匪,废掉了黄成,又暗中对四眼仔下令,让四眼仔干掉陈兆康。”

“食人鲳!!”

红孩儿恨意滔天,双拳紧握。

同时他还保留着一分理智,以怀疑的目光看向林耀:“这事跟你没关系?”

“我说没有一点关系,你肯定是不会信的。

实话告诉你,我知道食人鲳要做什么,但是我也身不由己,食人鲳是主管狱警,我只是囚犯,我的面子都是他给的,他不给我又能有什么办法,他可是狱警头头。

我劝他了,让他放过陈兆康,给我个面子。

他不同意,还警告我不让我说出去,不然就要我好看。”

林耀摸着额头,叹息道:“我手下有一群兄弟指着我吃饭,我虽然很欣赏陈兆康,可我要为兄弟们考虑,不能因为陈兆康去得罪食人鲳的,这事我也有责任。”

红孩儿喘着粗气,已经到了暴走的边缘。

“为什么告诉我?”这是他最后的问题。

林耀愁眉不展,摇头道:“食人鲳勒索我,他想买豪车,自己没钱就要我给他弄。

奔驰啊,一百多万,他当我是什么,摇钱树吗?

我知道你一直在调查陈兆康的事,像你这么讲情义的人不多了,如果食人鲳该死,他也应该死在你手上,所以我才告诉你的。”

听完前因后果,红孩儿吐出口浊气:“耀哥,谢谢!”

林耀一脸谦虚,询问道:“你准备怎么办,报仇的话,用不用我给你准备武器?”

“不用,我有更趁手的家伙!”

红孩儿说着低下头去,将自己的裤腿撩起来,露出了两把绑在腿上的匕首。

嘶!!

林耀倒吸了一口气,这两把匕首不是真的匕首,而是用什么东西改造而来的。

一瞬间,林耀就想到了洗衣厂丢失的剪刀,还有后厨丢失的磨石。

不用问了,剪刀肯定是红孩儿偷走的,他把剪刀一分为二,用磨石磨成了两把简易匕首。

这两把匕首他一直带在身上,用胶带绑在腿上。

红孩儿要匕首做什么?

答案只有一个,找到凶手,为陈兆康报仇。

好险!

幸好今天把食人鲳拎出来顶缸了,要不然,这两把匕首八成会用在他身上。

“康哥对我不薄,食人鲳敢害康哥,我不杀他誓不为人。”

红孩儿用手在胸口上锤了锤,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明天只要他敢出现,我就要挂了他。”

“好,是条汉子,陈兆康没有白认识你!”

林耀拉着红孩儿让他坐下,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明天中午,我会让人配合你,帮你争取到足够的时间干掉食人鲳,到时候,你可要给我唱出好戏。”

“走着瞧吧,我红孩儿还没怕过。”

红孩儿面色潮红,如饮烈酒。

第二天中午...

因为三条腿的死,让外界对囚犯离开监狱去外面植树褒贬不一,外勤的工作被暂时取消了。

没有了外勤,大家该干什么干什么,中午吃饭自然会去食堂。

“泰臣,叫一下鲳哥,就说我有事找他,让他来食堂一趟。”

食人鲳是主管狱警,不一定每天都回来食堂巡视。

林耀怕他不来,主动找上了食人鲳的手下泰臣,让他帮忙叫食人鲳过来。

泰臣听到这话也没往心里去,只当林耀是真有事,说了句:“等会啊,我叫鲳哥过来。”说完就走了。

十几分钟之后,食人鲳在泰臣的陪伴下过来了。

林耀看了眼在不远处吃饭的红孩儿,主动站起来走过去,开口道:“鲳哥,小弟有事找你。”

说着这话,林耀停下脚步,正好站在红孩儿身边。

食人鲳也不知道今天红孩儿要挂了他,虽然不满意林耀不向他走来,还要他自己走过去,可想到那辆九成新的奔驰车,也只好勉为其难的过去了。

“什么事啊?”

食人鲳走到林耀面前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
丝毫没有注意到,吃饭的红孩儿已经放下了饭勺,两只手伸向了腿部。

“是这样的,我回去想了想,奔驰你可能不太喜欢,我觉得应该送你一辆更好的。”

“你没开玩笑吧,奔驰还不好,你要送我法拉利啊?”

“鲳哥,我怎么会逗你呢。”

林耀脸上带笑,低声道:“我就是要送你法拉利。”

食人鲳脸上闪过惊喜之色。

只可惜,喜色没有持续太久,下一秒,他的面色变成了错愕,因为林耀说:“当然,是纸做的,纸车更适合你啊,鲳哥!”

“你...”

食人鲳的话还没有出口,坐在他旁边的红孩儿就暴起了。

他手持两把匕首,飞扑而上,扑倒食人鲳的瞬间,敲鼓一样对着食人鲳的胸口猛刺。

噗噗噗噗...

眨眼的功夫,足足刺了十几刀出去。

食人鲳倒在地上,胸前的衣服被鲜血染红,难以置信的看着林耀。

“鲳哥!”

泰臣大惊失色,赶忙去救食人鲳。

其他狱警见状也吹响了口哨,拉响了警铃,纷纷向着红孩儿冲去。

“干什么?”

“搞什么鬼,不让人吃饭了?”

囚犯们起身与狱警们相互推搡,根本不让狱警上前。

林耀看着倒在地上的食人鲳,点了根烟,自己没抽,而是放在了食人鲳嘴边,低语道:“奈何明月照沟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