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327:这就是江湖

下午,脸色苍白的钟天正,在狱警的陪伴下回到了仓室。

看到钟天正回来,平日里跟他称兄道弟的兄弟们,一个个撇过头去都假装没看见。

在监狱里面混,消息不灵通是不行的。

大家已经收到风声了,耀哥很不满意钟天正的所作所为,要动用家法收拾他,在这节骨眼上谁会出头保阿正呢。

“天哥,我出来了,他们没关我禁闭,我是不是很幸运?”

钟天正一回到仓室,就跟熟人打着招呼。

被称为天哥的小头目,听到这话假装没听到一样,低着头和人玩着纸牌,连看都不看钟天正一眼。

钟天正热脸贴了冷屁股,心中奇怪不已,纳闷道:“天哥,你不认识我了,我是阿正啊!”

天哥尽可能的把头低下,用牌挡着脸,好似这样钟天正就看不到他一般。

钟天正挠了挠头,正好看到盲蛇走过来,赶忙上去说道:“盲蛇哥,我出来了。”

盲蛇看到钟天正,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周围人,低语道:“我情愿你不出来,总之呢,自己小心点吧,这次我帮不了你了。”

“盲蛇哥,什么意思啊?”

钟天正还想追问,可惜盲蛇跑得比兔子还快,一溜烟的功夫就溜走了。

抬头看看其他人,对上他的目光,大家纷纷把头避开,整的他跟丧门星一样。

看了一会,钟天正越来越纳闷,从人群中找到傻标一伙人,主动上前询问道:“傻标,是不是出什么事了,大家好似都躲着我走啊?”

傻标不说话,不断对他使着眼色。

钟天正不解其意,问道:“你眼睛怎么了,干嘛对我挤眉弄眼的,有话你说啊!”

傻标一脸为难,耀哥要收拾阿正,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。

可是谁要说出去,导致钟天正逃走,坏了耀哥的好事,估计也会被一起收拾。

只是想了又想,想起自己和钟天正的关系,傻标最终还是把心一横,开口道:“耀哥说一个月内不许闹事,你却私自逃跑,惹得耀哥火气很大,说要动用家法收拾你。”

“耀哥要收拾我?”

钟天正的脸色直接夸了,恍然道:“我说泰臣怎么不关我禁闭,我还以为他们大发慈悲了,原来是等着我被收拾。”

说完这话,钟天正来了精神,拉着傻标的手说道:“傻标,耀哥要怎么收拾我啊?”

“我不知道啊,恐怕,可能,也许,会要你一根手指吧。”傻标不太确定的回答。

“要我一根手指?”钟天正整个人都傻了,死死拉着傻标的手:“傻标,你得帮我求情啊,少根手指怎么行,我不是成残废了吗?”

“我也想帮你求情,可我哪有这个面子啊。

别说我了,你求白炸和基哥都没用,现在一号仓里他最大嘛。”

傻标抽出手,拍了拍钟天正的肩膀,又道:“少根手指无所谓的,顶多打火箭时不方便一些,忍一忍就过去了。”

“这怎么忍!”

钟天正失魂落魄。

“钟天正!”

不等继续说下去,迎面走来四个囚犯,开口道:“耀哥要见你,跟我们走一趟吧。”

钟天正不想去,求助般的看向傻标。

傻标一脸为难的摇头,他是很照顾钟天正,拿他当朋友,可这件事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,他摆不平的。

“耀哥,人带来了。”

在几名囚犯的看押下,钟天正被带到了林耀身边。

林耀正坐在休息区里剥桔子,看着被带来的钟天正,轻声道:“阿正,我平时对你怎么样啊?”

“您很照顾我,有您在,大家都不敢欺负我了。”

钟天正如此回答道。

林耀轻轻点头,将剥好的桔子丢在嘴里,反问道:“你是怎么报答我的呢?”

“这...”

钟天正说不出话来。

林耀嘴角带着微笑,继续道:“我说过,一个月内任何人都不许惹事,而你,忘记了我的吩咐,逃狱了!!”

“耀哥,你听我解释,我儿子...”

不等钟天正说下去,林耀就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说了,自顾自的开口道:“我知道你有你的难处,但是这不代表你没有犯规。

你想出去见你儿子,为什么不跟我说?

为什么不告诉我,狱警不同意你出去探亲,我可以帮你想办法呀!

阿正啊,你眼里没有我啊!

你不拿我当朋友,也不拿我的规矩当规矩,你让我很难办你知道吗?”

林耀从椅子上站起来,拿起一片橘子塞进钟天正嘴里,又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所以,我得给你长长记性。”

“阿正,你坏了耀哥的规矩,还不快跟耀哥认错!”

卢家耀飞起一脚,直接踹在钟天正脸上。

钟天正惨叫一声倒在地上,张口一吐,两颗牙吐了出来。

这还不算完,卢家耀走上前去又踢又踹,一口气踹了十几脚在钟天正身上,踹的他根本喘不上起来。

林耀站在一旁冷眼旁观。

看上去卢家耀是在修理钟天正,实际上是在保护他。

将他狠狠打一顿,教训的不轻,一会就好和林耀求情了。

“耀哥...”

卢家耀踹了钟天正十几脚之后,噗通一下就给林耀跪下了:“我刚进来的时候,正哥对我不薄,他不是故意犯错的,求您看在我的面子上绕他一回吧,不要砍他的手指啊。”

“家耀,我知道你和阿正的关系,也知道你刚进来时他帮了你很多。

可是呢,规矩就是规矩,如果规矩定下来不遵守,我们还定这些规矩干嘛?

你也不是小孩子了,应该明白做错了事要付出代价。

我不处罚阿正,兄弟们会说我做事不公平。

下次有人再犯,我要是处罚那个人,他会不会想凭什么阿正可以不受罚,我就要受罚?

所以啊,这个缺口不能开,开了人心就散了,队伍就不好带了。”

林耀说完这话,对站在身后的茶壶点点头。

茶壶拿着一把修建树枝用的大剪刀,沉声道:“阿正,忍着点,很快就没事了。”

“耀哥开恩,耀哥开恩啊!”

卢家耀跪着往前走,将钟天正挡在后面,哀求道:“耀哥,阿正真的事出有因,不是想和你作对呀。”

林耀不听,微不可查的摇摇头。

看到林耀的表情,卢家耀心中一狠,从后腰上掏出铁刺,猛地一下刺在了钟天正的大腿上。

啊!!

钟天正惨叫一声倒在地上,抱着自己的大腿直打滚。

“耀哥,这样行了吧,不行我也来,给兄弟们一个交代。”

卢家耀拔出铁刺,说着的同时就要往自己腿上扎。

林耀上前两步,一把将铁刺握住,低语道:“在这里,只有我能执行家法!”

四目相对,林耀看着卢家耀的眼睛,冷声道:“怎么,你想教我做事?”

“不,不敢。”

对上林耀的目光,卢家耀心脏一抽,握着铁刺的手松开了。

林耀将铁刺夺过来,一把丢在地上,开口道:“茶壶,让阿正自己选根手指。”

“是,耀哥。”

茶壶走上去,问道:“自己挑一根吧。”

钟天正哭嚎着,看着周围的人。

到了这个时候,他才明白逃跑的代价有多大。

后悔吗?

或许吧。

他不后悔逃出去看儿子的养父母,后悔的没有提前和林耀打招呼。

“家耀,有烟吗?”

好一会之后,钟天正挣扎着坐起来,对着卢家耀笑了笑,只是笑的有些难看。

卢家耀流着眼泪,将身上的烟和火柴递上去,哭道:“有,抽几根都行。”

钟天正点了根烟,默不作声的抽了几口。

他也算是个爷们,一根烟没有抽完就下了决定,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切小拇指吧,小拇指作用小。”

茶壶回头看了林耀一眼,林耀点点头表示同意。

三秒之后...

咔嚓!

啊!!

看着抱着手,躺在地上打滚的钟天正,卢家耀忍不住大哭起来。

林耀在他身边蹲下,拦着他的肩膀头也不抬的说道:“你有次问我,什么是江湖,我一笑而过没有回答。

现在,我可以告诉你了,这就是江湖。

一个最没有规矩,也是最有规矩的地方。

家耀,别怪大哥心狠,规矩就是规矩,谁也不能破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