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357:再穷不能穷妹妹

在燕京商场转了许久,林耀心中慢慢有底了。

燕京商场的货很多,各方面都有涉及,价格不能说贵。

但是这里的商品,在更新换代上做的很不合格。

尤其是服装和奢饰品,这两样东西的换代速度是非常快的,每个季度都会更换。

但是在燕京商场里面,他看到很多在港岛那边的商场中,打折处理的过季款在这边被当成新款销售。

更有甚至,几年前的畅销款,现在处理都没人要的过气服装,还堂而皇之的摆在展柜里。

“你们要不要啊,不要别乱摸行吗?”

在一家服装店停留的久了,售货员翻着白眼,双手叉腰走了过来。

林耀看了她一眼,没说话,带着聂蕾蕾去了下一家。

在心中却想着:“服务态度太差了,燕京商场是国营单位,这里的服务员都是正式职工,端着的是铁饭碗,根本没有微笑服务这回事。

外国人还好些,能少受一点白眼。

国人就彻底完了,多说几句就不耐烦,严重了甚至会驱赶客人。

如果不是燕京只有这一家超级市场,做的是垄断生意,光是这种服务风格就该倒闭了。”

心中如此想着,林耀可以断定,只要他的超级商城开业,燕京商场肯定不是他的对手。

顾客不是傻瓜,没有选择的情况下,服务态度差点也捏着鼻子认了。

有的选,谁还来当孙子,听一个小售货员的训斥。

“蕾蕾,这些国营商场跟合作社,服务态度是不是都这么差?”

从服装店离开,林耀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聂蕾蕾轻轻点头:“差不多都这样,认识的还好些,不认识的,眼睛能漂到后脑勺上。

当然,也有态度比较好的,分人吧,不过怎么说呢,能在燕京商场上班的,家里都有些背景,看不起普通人也正常。”

在这个有工无商,一切国营的年代中,人的划分方式很简单。

第五等的是农民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辛辛苦苦一年到头,弄不好连肚子都填不饱。

第四等的是工厂职工,进场做工,如果是正式工人的话,一个月能有三四十块钱的工资,一个人做工,足以养活两三个人。

第三等的,是抱着铁饭碗的国企职员。

他们可是旱涝保丰收,一人吃饱全家不饿。

尤其是在商场或合作社上班的职员,在这个时代更是讲究一吃一拿。

吃是吃企业,中晚两顿饭,自己吃一份,还要给家人带一份。

一个不到三十人的合作社,伙食标准能吃到一百人份。

拿的说法就更多了。

食品类的商品都有保质期,她们会故意将一些食品藏起来,不拿出来卖,等到快过期了再打报告作废。

怎么作废,当然是拿回家给自己家人吃了。

据说九十年代的常山,有个大型国营商场,一口气报废了两个仓库的食品。

在商场上班的职员,不得不拖家带口的叫人从仓库里抢货,抢到多少是多少。

有人的抢的少了,还跟别人打起来了,当时闹得沸沸扬扬的。

弄到最后,一个占地面积三千多平方,职员过百的商场居然年年亏损,需要政府用农业进行补贴,你说可不可笑。

第一和第二等嘛。

嘿嘿,二等官员一等洋,不用说大家也知道。

林耀带着聂蕾蕾,并肩走在商场内。

燕京商场看似繁荣,实际上问题多多,能活着,主要是吃了时代的福利。

放到后世,大型商场到处都是,这么做生意百分百倒闭。

“这里居然还有家手表店!”

林耀转了几圈,在一家拐角的店铺中,终于看到真正意义上的奢侈品店了。

“进去看看。”

林耀招呼着聂蕾蕾走进商店。

到了里面一看,手表的款式不少,但是价格不菲。

就以劳力士来说吧,这里的同款劳力士手表,往往要比港岛那边贵上一大截。

当然,也有便宜的,比如魔都产的魔都牌手表。

从几百块到上千块不等,其中也有镶金的高档货,看上去应该是纯金的,样式与劳力士的差不多,属于高档仿品。

如果不说牌子,不知情的人看了还真以为是劳力士呢。

“这里的手表特别贵,坏了之后他们还不管维修,维修要额外花钱。”

聂蕾蕾站在林耀身上,拉着他的衣袖小声说道。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林耀看着柜台内的手表,头也不回的问道:“你来过?”

“跟我大哥来过,他看上了一款手表,没舍得买。”

聂蕾蕾凑到林耀身边,指了指那块标价三千二的高仿劳力士说道。

“喜欢,喜欢就买下来嘛!”

林耀呵呵一笑,对着店员吩咐道:“帮我包起来。”

“先生,是这块吗?”

店员指了指标价三千二的手表问道。

林耀微微摇头,手指从这块表上划过,点了点旁边展柜内的正品劳力士:“这块,要买就买正品,高仿的出不了大场面。”

“先生您真识货。”

店员眉开眼笑,将这块标价为两万八外汇卷的劳力士手表拿了出来。

两万八外汇卷,换算成唐币大概有三万二,再换算成港币就是十一万。

林耀对劳力士手表不陌生,他看中的这款在港岛那边也看到过,如果在港岛的表行内选购的话,只要八万八千港币。

卖个够狠的,港岛卖八万八,燕京商场就敢卖十一万。

一口气加了两万多,这是把奢侈品关税算在里面了吗?

林耀不想玩的太大,想的话走私高档手表,看似比走私家电赚钱啊。

手表的体积多小,一箱子能装几百块,相信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推进,有钱人越来越多之后,劳力士肯定会大行其道。

“你买它干嘛,不会是想送给我哥吧?”

聂蕾蕾被林耀的平亿近人吓得不轻,拉着林耀的手赶忙道:“太贵重了,我哥肯定不会收的,你还是别买了。”

“朋友之间的小礼物,怎么能用金钱来衡量?”

林耀没有听聂蕾蕾的,笑道:“放心吧,你哥不要我就自己戴。”

嘴上这么说,林耀心里却明白,只要他肯送,这块表聂明宇肯定会收。

私底下,他们几千万的走私生意都能谈成,几万块的手表聂明宇会不敢收吗?

聂蕾蕾太小看他这个大哥了,要知道在聂明宇出事的那年,也就是1999年冬,聂明宇名下的资产足有十几亿。

1999年的十几亿,不是2019年的。

毫不夸张的说,聂明宇后期就跟疯子一样,什么都敢玩、

依靠海关,利用游轮走私汽车,一次就走几百辆,就差没走私军火了。

“把这块手表拿出来看看。”

选好了劳力士之后,林耀又看起了女士手表。

这次倒没看太贵的,看的是魔都牌的女士高档手表,几百块钱一支的那种。

“这块不错,亮银色表链,方形表盘,镀金内饰,适合女孩子戴。”

林耀将手表拿起来,拉着聂蕾蕾的手就要给她戴上。

聂蕾蕾有些脸红,挣脱道:“我不要...”

“不要不行。”

林耀态度强硬:“这是我第一次送你礼物,你不能拒绝。”

不等聂蕾蕾再说什么,林耀又道:“我的实力你是清楚的,几千万的商场我都能投,送你块几百块的手表很过分吗?

你要是觉得不合适,也别拒绝,等我过生日的时候你在酌情送我个礼物吧。”

聂蕾蕾咬着嘴唇,想说什么,最终还是没有开口。

要是林耀送她劳力士,她肯定就拒绝了。

几百块的魔都牌手表,还在聂蕾蕾的接受范围之内。

毕竟,聂蕾蕾也不是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,私房钱其实比大哥聂明宇还多。

聂明宇口袋里掏不出十块钱来,聂蕾蕾却有上百块的私房钱。

在这个时代里绝对是小富婆一个。

至于为什么当妹妹的,比大哥还有钱。

别问,有妹妹的都知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