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401:在路上

港岛,大屿山区,唐庙村。

突突突突...

夜晚,捕鱼船满载而归。

唐庙村是大屿山区的一个小渔村,靠近海岸线,村民合资在此处修建了一个简易船港。

因为吃水浅,船港还属于唐庙村所有,所以海警的巡逻船一般是不来的,来了也进不去。

种种原因加起来,造成了小渔村成了走私的天堂圣地。

就连林耀的家电也是从这里出海,绕申震湾北上直达内陆的。

“都小心点搬,别毛手毛脚的。”

“喂,你们几个轻点,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啊!”

大傻站在码头上,指挥着手下将武器搬运到货车上。

不远处停着一辆奔驰车。

林耀坐在车内抽着雪茄,每深吸一口气,黑暗中都会多出一道红光。

两百支短枪,五十把长枪,足以武装一个连了。

巅峰时期的塔寨,火力也就跟这差不多,随随便便拉出上百枪手,这份底蕴,不说跟跨国集团相比,比较区域中的其他黑暗势力分毫不差。

“长枪不要留,都配发给手枪队,短枪留一半在总堂,回头配发给各位堂主。”

“告诉他们枪可以有,但是不能乱用,带几把防身就行了,其他的锁在保险柜里。”

“关于这批武器的事不要声张,咱们是有备无患,防患于未然。”

“谁要是仗着火器犀利给我乱搞,别怪我家法无情。”

林耀淡然的开口道。

他不希望家伙发下去后会被乱用,增加公司的曝光度。

在他看来,仗着火器犀利搞事情是取死之道。

这里是港岛,不是意大利。

港岛有港岛的规矩,这的规矩是古惑仔拿着西瓜刀争地盘,不是热武器。

谁要是不长心,皇家阿sir收拾不了你,97后也要被赶尽杀绝。

听上去是不是很矛盾?

其实一点不矛盾。

就像蘑菇弹一样,你可以不用,但是不能没有。

再者说,这里的不用也只是争地盘的时候不能用,一些特殊情况还是可以破例的。

“耀哥,货都装上车了,随时可以出发。”

半小时后,厢式货车的大灯亮了起来,大傻也带着手下来到了林耀身边。

林耀微微点头,示意大傻上车。

大傻却有些迟疑,小声道:“耀哥,我跟着去就行了,您还是别去了。”

“无妨。”

林耀不以为意的挥挥手。

大傻见状不再多说,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的位置,还不忘对后面的货车挥了挥手。

嗡嗡嗡...

前面一辆奔驰,后面一辆货车,大后面又有一辆面包车。

三辆车一字排开,向着小渔村外驶去。

快出村口的时候车队将速度减慢,大傻摇下车窗,将一个黑色塑料袋丢给了守在村口的青壮。

青壮们将黑色塑料袋捡起来。

打开一看,里面是成捆的千元大钞,数一数足有好几沓,一个个乐得眉开眼笑。

“动作快点,快把路障挪开。”

几名守路人一阵忙乎,推开了停在道路中间的报废汽车。

他们都是唐庙村的青壮,一路向外,这样的关卡有好几处,专门用来放风和阻拦条子。

别看他们不属于任何一家公司,实际上江湖中人没人敢招惹他们。

惹了一个就惹了一群,唐庙村的走私码头是村集体的产业,人家敢出来吃这碗饭就不怕你敢捣乱。

车队出了唐庙村,沿屿南道向港九而去。

途径港九隧道时,远远看去有一辆抛锚的白色小汽车停在路边,守在隧道口的骑警正与司机商谈着什么。

车队缓慢经过,被司机拉着的骑警没做出任何反应。

林耀透过车窗看着这一切,双方擦肩的瞬间,司机对坐在车内的林耀笑了笑。

林耀毫无表情,从唐庙村到旺角全程130公里,一路上有三条警戒线。

港九隧道的骑警只是其中之一,如何应付他们公司早有定计。

穿过港九隧道,进入深水埗区。

深水埗区位于油尖旺区以北,居然距离油尖旺区近在咫尺,可这里是全港岛最穷的几个大区之一,也是港岛贫民窟的代名词。

下了隧道,车队没有走公路,而是选择了走公共屋邨内的巷道。

巷道很窄,住在公共出租屋内的都是港岛底层民众,一眼看去道路两边都是那种五六层高的筒子楼。

此时正值傍晚,出来摆摊的人很多,街道上的行人也不少。

两名穿着绿军装的巡警游荡在街道上,臭脚靴,大盖帽,点三八,小手铐,这四件法宝是他们的标配。

深水埗区是贫民区,公屋邨更是贫民区内的贫民区。

被派到这里的巡警地位可想而知,他们简直是来混工资的,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,偶尔从路边的小吃摊上拿两串鱼丸吃,悠闲的仿佛是在自家花园内散步。

看到远远驶来的奔驰车,两名巡警目光中带着羡慕之色。

不但不上前阻拦,反而骂骂咧咧的嚷嚷道:“来车了来车了,快把餐车往后收一收,你们这群二五仔,撞烂了你的摊子,人家还会拉你打官司,你们请不请得起律师啊。”

因为人多,车队走的很慢。

途径两名巡警面前时,林耀还不忘探出头去对二人笑道:“二位辛苦了,这条街怎么这么乱啊?”

“公屋区嘛,规划的不合理,现在人多了当然会乱了。”

一个人如此说道。

“大佬,你们是干嘛的,后面的货车也是跟你们的咩?”

另一个人开口。

“似啊,似啊,从外面运来的工厂设备,本想抄抄近路,没想到这条路这么堵啊。”

林耀掏出两根雪茄,抬手递了出去:“食支烟!”

“谢啦谢啦。”

二人眉开眼笑的接过雪茄,更卖力的吆喝起来:“闪开啦,没看到有车来了吗,奔驰啊,你们有没有见过呀。”

那副目无余子的样子,跟旧社会中的豪门鹰犬,大户人家的帮闲有什么区别。

鲁迅先生说的没错:当你西装革履时,在穷困者眼中,你做的每一件事仿佛都是对的。

鲁迅先生还说过:所谓的公职人员,不过是权势者手中的马前卒。

可以换位思考一下,如果林耀坐的是喇叭不响,车灯不亮,漆也掉的差不多的老爷车,两位官人还会这么尽心尽力吗?

答案是不会。

挥着手,林耀与两名当差的告别。

目送着汽车尾灯,二人还在那嘀咕呢:“有钱人的素质就是高啊,这么好的雪茄说送给我们就送给我们了。”

另一个接口道:“啥时候我们也有钱就好了。”

“有钱啊,这念头我是不想了。”

“还是想想吧,我听说马会新到了一匹好马,今晚开赛一定能一炮而红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你不信啊,我已经研究过了,稳赢的,你要是信得过我就拿五百块出来,赢钱了我带你去找两个安南妞开开张。”

“嘿嘿嘿嘿...”

猥琐的笑容中,车队驶出深水埗区直奔油尖旺而去。

油尖旺区是繁华区域,也是出唐庙村后三条防线中的最后一条所在地。

油尖旺大道的入口处,常年停着一辆冲锋车,外加一组五人的查岗小队,不定时抽查过往车辆。

而在今天,查岗小队却不在,因为不远处出了一起交通事故,一辆面包车与一辆拉枇杷的货车撞在了一起,货车上的枇杷洒了一地。

几名阿sir正努力拉开打在一起的两名肇事司机,根本没空抽查过往车辆。

其中有名贪吃的阿sir还装模作样的蹲在地上,忙着往口袋里塞枇杷呢,对从后面赶来的车队视若无睹。

“耀哥,通过了。”

开车的刀仔看了眼后视镜。

林耀默默点头,嘴角勾起一丝笑容:“回家!”

一声令下,车队驶入油尖旺区。

正巧此时入夜,油尖旺区亮起了路灯。

前途一片光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