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417:大家都叫我耀哥

“旺角饭店啊,什么时候学校这么大方了,请我们来这种地方聚餐?”

“不是哦,听说是旺角的一个大老板,请咱们表演系的全体师生用餐,用来登报宣传的。”

“我们又不是大明星,请我们能有流量吗?”

“管他呢,四星级饭店,有吃的你不高兴啊?”

星期五,在张主任的撮合下,林耀如愿请到了中文大学表演系的师生们。

说起来,表演系的学生并不多,算上老师也不到五百人。

再加上有的人不想来,或者不能来,真正来参加宴会的也就四百多人,十二人一桌,一共坐了三十六桌。

宣传的说法也不是假的。

林耀真请了一些报社记者来报道,标题都想好了:旺角饭店菜品如何,请听未来一线明星亲口讲述。

三千元一桌,已经足够丰盛了,再加上学生们不必提供烟酒,三十六桌一共才花了十万港币。

相比名望,这点钱不算什么。

“哥几个,听说过旺角的耀哥吗?”

“耀哥啊,听说过呀,他在油尖旺区很威风的,你认识啊?”

“我听我表哥说,旺角上的生意或多或少都跟耀哥有关,其中旺角饭店就有耀哥的股份,我们这次能来旺角饭店吃饭,也是耀哥邀请的我们学校。”

“真的假的?”

“当然是真的,我就是旺角人,在旺角你可以不知道警署署长是谁,但是不能不知道耀哥,连耀哥都没听说过,肯定不是旺角人。”

一桌上,几名学生笑闹着。

有女生听到这样的说法,不以为然的反驳道:“有什么了不起的,还不是混混!”

“不是哦,大街上那些收卫生费的才是混混,耀哥不是,他是大佬,手底下管着几千人呢。”

男生们自然不服气。

说说笑笑,男生们眉飞色舞的讲述着旺角耀哥的风采。

女生们不感兴趣,则在一旁谈论着名牌包包与哪款香水更好。

好一会之后,不知道谁在人群嚷了一句:“大圈仔,一会上菜了多吃点,这是四星级饭店,肯定有很多你们没吃过的。”

哈哈哈哈...

瞬间大堂内爆发出哄笑声。

旺角饭店虽然是四星级饭店,占地面积很大,却也不容易用一层空间摆下三十几桌。

这样一来,边边角角的位置上就难免会被占用。

毫无疑问,这些摆放在角落中,位置并不出众中的位置,都被安排给了老家来的学生。

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欺生现象哪都有,作为外来者,不欺负你欺负谁。

“蕾蕾,这桌的灯光太差了,我带你去前面那桌吧。”

一名身高一米八五,长得有些小帅的年轻人,以自认为的风度翩翩的样子出现在了聂蕾蕾面前。

聂蕾蕾长得很漂亮,姿色不输港台一线明星。

自从入学开始,虽然上学的时间还不长,追求者却络绎不绝,眼前的男生就是其中之一。

“谢谢,不用了。”

聂蕾蕾头也没抬。

这名邀请她的男生叫胡哲,汉东人,家里有点小钱,在港岛这边也有些关系,是她众多追求者中的一位。

与一般的老家人不同,胡哲长袖善舞,商贾出身的他也会拍马屁,外加出身汉东,粤语说的不错,很快让他抱上了一名学生会副会长的大腿。

平日里,他虽然也是从老家来的,却处处只和港岛的同学玩,对来自老家的同学看也不看一眼,被大家戏称为胡翻译。

“蕾蕾,我们都是成年人了,应该明白想要在港岛发展,就要融入港岛的圈子中。”

“很多同学都比较自卑,不敢与人打交道,这样是不对的。”

“我身边的港岛朋友很多,我可以在这方面帮你,你放心,有我在没人会欺负你的。”

胡哲摆出一副我朋友很多,我可以照顾你的样子。

聂蕾蕾对此嗤之以鼻,再次冷淡的开口道:“真的不需要,胡哲同学。”

“蕾蕾,胡哲这人其实不错,跟你也挺般配的,你真不考虑一下啊?”

有女同学在一旁小声帮腔。

港岛比较排外,老家来的学生很难混,尤其是前两年,港岛籍的学生很难认可你,也不会和你一起玩。

胡哲在港岛学生的圈子中有些面子,算是老家来的学员中比较有牌面的。

有人瞧不起他,觉得他给港岛人当狗,自然也有希望得到认同的同学支持他,觉得他的方式才是对的。

尤其是一些女同学,受到西方文化的冲击,觉得港岛是天堂,老家那边是地狱,港岛人放个屁都觉得是香的,千方百计想融入港岛学生的圈子中。

“不考虑,你喜欢你去考虑吧,我有男朋友了。”

聂蕾蕾说的比较冷淡。

她是红色家族出身,对崇洋媚外的人打心底里瞧不起。

眼下的祖国还在腾飞,大家应该对祖国有信心,几千年的王者号,没理由降到青铜就沉沦,它的崛起是必然的。

“切!”

女生讨了个没取,不在与聂蕾蕾多说什么。

在她看来聂蕾蕾就是个傻子,胡哲愿意牵线搭桥,帮她融入港岛的学生圈子中,这是多好的机会啊。

偏偏还有人不领情,不是矫情是什么。

至于聂蕾蕾口中的男朋友,女生也听过一二,据说是前两年从老家过来,来港岛这边做生意的。

详细的情况女生不知道,但是在她想来,一个二十多岁,刚来港岛两三年的年轻人能做什么生意。

八成是在哪个路口卖鱼丸吧。

潮州人最擅长卖鱼丸了,搓一搓,揉一揉,水里一煮,七块钱一碗,多好赚啊。

“哎呀,不好意思。”

女生倒水的时候,故意将塑料杯没有拿稳,杯子和水落在桌上溅了聂蕾蕾一身。

聂蕾蕾深深的看了眼女生。

就在女生以为聂蕾蕾会吃个闷亏,假装说没事的时候,聂蕾蕾将自己的水杯端了起来,直接向着女生泼去。

“呀。”

女生直接被泼了一身水,吓得尖叫声站了起来。

聂蕾蕾冷眼看着她,轻声道:“对不起。”

“你这人怎么这样啊,我不小心把水洒了,你就故意拿水泼我?”

女生不依不饶。

“你想怎么样?”

聂蕾蕾也不是好欺负的,在燕京只有她欺负别人,谁欺负过她。

跟了林耀之后,多少也受到了林耀的影响,别说怕事了,她不找事别人就念阿弥陀佛吧。

“你赔我衣服,我这身衣服是花好几百买的。”

女生气的浑身发抖,伸手就要向聂蕾蕾的手腕抓去。

“有话好好说。”

手刚伸出去,一双大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腕。

女生回头看去,入眼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,穿着西装,戴着手表,一副成功人士的打扮。

而在男生身后,还跟着两个类似跟班的人。

一个长得有些小帅,手上拿着大哥大。

另一个凶神恶煞,大晚上还戴着墨镜,一脸的横肉,一看就知道不好惹。

“这位小姐,我女朋友得罪你了吗?”

青年人笑眯眯的说着。

“你弄疼我了!”

女生花容失色。

“干什么,快放手。”

有和女生关系的好的男生吵吵着就要上前。

“嗯?”

青年身后的两个跟班齐齐上前一步。

往那一站,就将想要上前的两名男同学震慑住了。

“我叫林耀,受旺角人抬举,上至九十九,下至刚会走,都喊我一声耀哥。”

林耀脸上带笑,笑眯眯的看着这群聂蕾蕾名义上的同学们:“从来都是我欺负别人,没有人能欺负我,你们不会想欺负我女朋友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