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421:入局

铃铃铃,铃铃铃...

倪家别墅内,座机电话响了起来。

作为尖沙咀的公众人物,认识倪永孝的人很多,知道他家座机电话的却没有几个。

就连手下的几位堂主,想要找他也要打大哥大,只有亲朋才能打他家的座机号码。

“喂?”

听到是座机响了,倪永孝以一种温和的语气接通了电话。

“我是阿仁。”

电话那头传来陈永仁的声音。

倪永孝脸上的笑容微僵,想了想,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今天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?”

毫不夸张的说,自从林耀和倪家决裂之后,陈永仁这名在林耀身边效力的同父异母的弟弟,就再也没有联络过他。

要不是逢年过节,老爸的公墓前会多摆一束花的话,他都要怀疑陈永仁是不是忘记自己其实姓倪,而不是陈了。

“我听到风声,韩琛回港岛了。”

“因为韩琛和他老婆,咱们爸爸才会死。”

“我虽然一直恨他,觉得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,可他死于谋杀,我也不会坐视不管。”

听到陈永仁的话,倪永孝的嘴角翘了起来。

“阿仁,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。”

“你流的是倪家的血,亲不亲我们也是一家人。”

“你能把消息告诉我,我很欣慰,料想父亲在天有灵的话,也会为自己做错的事而懊悔的。”

倪永孝说了几句,很快又问道:“韩琛藏在哪?”

“大屿山那边的一家废弃船厂内。”

说着,陈永仁又道:“林耀知道我是倪家人,他表面上对我不薄,实际上处处防备着我。”

“这个消息是我偶然听到的,我不敢保证一定真实。”

“放心,其他的交给我好了。”

倪永孝说的信心满满。

真不真实,派人去看看就知道了。

大屿山不算大,废弃船厂也只有一家,藏没藏人很容易调查。

“大哥,我想亲手杀了韩琛,祭奠父亲的在天之灵。”

沉默少许,陈永仁幽幽的说道。

随着这句话出口,倪永孝陷入了短暂的沉默。

房间内,林耀坐在陈永仁对面,悄悄对他比了个OK的手势。

现在仇人找到了,陈永仁这个外面养的儿子,都知道亲手为父亲报仇。

倪永孝不亲自动手合适吗?

或许在此之前,倪永孝没想过亲自动手的事。

有了陈永仁的铺垫,他不想亲自出面都不行了。

“好,我陪你去一趟,顺便看看你。”

“不过你要注意安全,林耀是个很厉害的人,他想保住韩琛,图谋我们家族,要是知道你对韩琛下手,估计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“大哥,你也注意安全。”

“我不知道韩琛的消息是真实的,还是陷阱,万一是陷阱的话,你要有所防备。”

陈永仁的这话一出,倪永孝彻底打消了对他的怀疑。

“亲不亲,也是一家人。”

挂断电话,倪永孝深吸了一口气。

韩琛是他的心腹大患,不只是因为韩琛与倪家老爷子的死有关,同样还因为他能坐上尖沙咀霸主的位置,韩琛在里面的功劳最大。

尖沙咀有句老话。

倪家天下韩家打。

韩琛在普通马仔中的威望很高,他不死,倪永孝也睡不着。

“罗继,陪我出去一趟。”

倪永孝换好衣服,走出书房,对站在门口的罗继贤说道。

“对了,让大家带上枪,再多带点人。”

罗继贤叼着烟,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。

很快,倪家的保镖们整装待发。

足足七辆车,除了倪永孝乘坐的这辆以外,其他六辆车上每辆坐五个人,一口气就出动了三十名枪手。

看着长长的车队,倪永孝满意的点点头。

这么多人,哪怕遇到突发情况,也足以掩护他安全撤退了。

凌晨一点多。

倪永孝的车队和陈永仁会合了。

陈永仁将车停在路边,自己上了倪永孝的车。

上车的瞬间,看到坐在副驾驶上的大哥。

陈永仁张了张嘴,最终什么也没有说。

“咱们两兄弟,有一年没见了吧?”

“好不容易见一次,不叫我声大哥?”

倪永孝斯斯文文,穿着西装,脸上挂着微笑。

“大...”

陈永仁犹豫再三才开口:“大哥。”

“我之前一直在想,你整天躲着我走,是不是再见的那天就是兵戎相见的时候。”

“现在看还不错,连韩琛都被你挖出来了,你比我想的还要能干。”

倪永孝掏出两根烟,歪着头递给陈永仁一根:“我们是一家人,自始至终都是,你在林耀那边不好过,我心里也难受。”

说着,反问道:“我和林耀分道扬镳之后,没有把你喊回来,你怪不怪我?”

陈永仁轻轻摇头。

“不怪最好,其实我也有难出。”

“姓林的如今风头正盛,说实话,我也没信心能压下他。”

“我也好,姓林的也好,洪兴的太子也好。”

“都想统一油尖旺,很难说谁能笑到最后。”

“你也知道的,做我们这行,很难有善终的,很多人都牵连到了妻儿老小。”

“你留在群星那边,不管我胜败如何,倪家都不会消失,不会倒下。”

“你也是一堂之主了,手下几百号弟兄。”

“真有一天我兵败如山倒,我希望你能站出来,像我一样,成为家人们的港湾。”

倪永孝说到这里,自嘲的笑了笑:“在这个位置上坐的越久,越觉得当医生的那几年最开心。”

“你说爸爸要是没出事多好。”

“他再挺个十年,不,五年,等到家族生意漂白之后,我们都做正当生意了,灰色生意就可以交给韩琛他们,谁也不用为难。”

“可惜,偏偏有人等不了那么久。”

“我不想当老大,也不想当尖沙咀霸主。”

“只是没办法,爸爸稀里糊涂的死了,下面的人又虎视眈眈。”

“你信不信我要是不坐上这个位置,所有姓倪的都要沉尸大海?”

陈永仁没说话,只是默默点头。

倪家老爷子是一座大山,他老人家在的时候,能为所有人遮风挡雨。

不在了,同样也是地动山摇。

倪家在外面不只有正当生意,还有很多不法勾当。

有很多合作伙伴,同样也有很多恨之入骨的仇敌。

当你落魄的时候,谁都想踩你几脚。

倪家资产数亿,甚至十几亿,不坐这个位置,凭什么让你把钱带走。

下面几个堂主,有哪个是省油的灯。

“倪先生,船厂到了。”

半小时后,车队停靠在一座废弃船厂面前。

大屿山的废弃船,废弃于六十年代。

规模不大,只是小型造船厂,平日里的订单也偏向定做渔船之类的。

六十年代中期,包船王杀入造船业,对小型造船厂产生了很大冲击,很多小型船厂都倒闭了。

大屿山的造船厂就是其中之一。

“大哥...”

看着下车的倪永孝,陈永仁突然心生不忍。

“怎么了?”

倪永孝回头看了一眼。

“天气凉,我这身衣服你先披上吧。”

陈永仁脱下自己的衣服给倪永孝披上,终究是没有说什么。

倪永孝笑着点点头,对着手下吩咐道:“进去看看,记得小声点。”

带队的是罗继贤。

他带着两个人进了船厂,按照倪永孝的意思,是进去看看有没有人埋伏。

十几分钟之后,罗继贤带人出来了。

离得很远,就跟倪永孝比了个OK的收手势。

“看到韩琛了吗?”

倪永孝问道。

罗继贤回答:“看到了,就他一个人,在里面睡得正香呢,地上都是盒饭,我没吵醒他。”

倪永孝会心一笑。

挥手道:“跟我进去。”

丝毫没有注意到,陈永仁握了握拳,最终却无力的松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