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436:山鸡被废

因为林耀的出现,这几年洪兴的发展势头并不顺。

就拿旺角来说吧,旺角本来是肥佬黎的地盘,等到十三妹崛起于钵兰街后,肥佬黎会被调往北角担任堂主,旺角和钵兰街一带将交给十三妹打理。

林耀的出现,让很多人没戏唱了,靓坤也成了慈云山的堂主,势力比在古惑仔中小了很多。

当然,有些东西变了,有些东西没有。

靓坤因为性格嚣张,目中无人,还是和洪兴的老牌堂主大佬B对上了。

靓坤在大佬B的地盘开酒吧,开夜总会,堂而皇之的往铜锣湾埋钉子。

大佬B也不甘示弱,三天两头让人去慈云山捣乱,还让人砸过靓坤的场子。

三个月前,双方的矛盾积累到了顶点。

首先是靓坤挥舞钞票,把大佬B手下的一个妈妈桑挖走了,连带着挖走了上百名小姐。

大佬B公开表示,要让靓坤的蓝冰生意做不成,只要让他知道靓坤的货仓在哪,肯定要桶给警方。

结果没过多久,靓坤的一个货仓真被爆了,损失了上千万的蓝冰。

靓坤一直觉得是大佬B做的,多次放言要让大佬B好看,最后还是蒋天生出面压了下来。

双方的仇恨也因此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。

所以在林耀看来,大佬B之死,十有八九和靓坤有关。

这家伙是个疯狗,为了钱什么事都能做出来,更别说这件事做了之后可以嫁祸给他了。

“耀哥,大佬B的尸体在观塘水库被人发现了,洪兴的人晚上要在铜锣湾为他举行悼念活动,据说蒋天生也会到场。”

早上,有马仔送来了新消息。

林耀听闻之后,觉得自己有必要去一趟。

一是为大佬B送行,二是也和蒋天生谈谈。

大佬B不是他杀的,身正不怕影子歪,他可不想背下杀死大佬B的黑锅。

“浩南,你是大B看着长大的,他这个人就好面子,葬礼一定要办的风光点。”

“我已经通知下去了,晚一点会有很多人来上香,到时候你负责招待一下,千万不要失了礼数。”

追悼会上,蒋天生亲自带人,在大佬B的遗像前上了香。

两旁跪着大佬B的家人和亲友,陈浩南作为心腹,也戴着孝布帮忙主持大局。

“蒋先生您放心吧,今天是B哥的大日子,我不会给他丢脸的。”

陈浩南红着眼睛,明显刚才已经哭过了。

蒋天生点点头,拍了拍陈浩南的肩膀,随后去一旁安慰大B的家人去了。

“三湘帮,陈天华到!”

“长乐帮,朱天融到!”

“安乐帮,飞机木到。”

“兴和帮,金牙炳到。”

江湖中,有和大B关系好的大哥,纷纷带着小弟前来敬香。

而就在宾敬主欢,气氛一片祥和之际,门外唱名的小弟高喊道:“东星帮,林耀到!”

“林耀?”

“他怎么来了?”

众人纷纷看向门口。

入眼,在众多保镖的拥簇下,林耀戴着墨镜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“姓林的,今天是我们老大的大日子,你这个杀人凶手怎么敢来?”

看到林耀来了,灵堂内的马仔们义愤填膺。

“住口!”

蒋天生还是有涵养的,冷静的开口道:“大B的死因还未调查清楚,我个人并不觉得是林耀做的,他这人嚣张是嚣张,但是没有那么下作。”

林耀:“...”

“谢谢蒋先生夸奖,洪兴内还是你最懂我。”

林耀说到这话音一转,又笑道:“不过还有一点说错了,我这人并不嚣张。”

“不嚣张?”

“不嚣张你会来参加追悼会,给我们洪兴的兄弟上眼药?”

伴随着喧嚣声,一名戴着红色墨镜,穿着蓝色西装的青年人走了上来。

看到他的第一眼,林耀就知道来的是谁了。

洪兴内这个打扮,又敢和他这样说话的,只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靓坤了。

“陈浩南,过来说话。”

林耀没有理会靓坤,而是看向了他出现之后,就一直在偷偷观察他的陈浩南。

“林耀,外面的人都说我大哥是你杀的,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的。”

“如果真是你做的,你不找我算账,我也不会放过你。”

陈浩南走上前来,寸步不让的和林耀对视着。

林耀付之一笑,开口道:“我如果是你,就会翻翻以前的旧账,看看三个月前大B和谁冲突过。”

“这年头,一个公司的兄弟,不一定是自己人,也可能是敌人。”

“党内伐异的时候,手段要比对付外人更残酷。”

“林耀,你在说什么?”

蒋天生眉头微皱。

随后又看了眼一旁的靓坤。

靓坤面色微变,故作轻松的耸了耸肩:“这人莫名其妙,我走了,你们慢慢聊。”

目送着靓坤的背影,陈浩南双目微眯。

林耀和靓坤,都是陈浩南的怀疑对象。

如果说林耀是第一嫌疑人,靓坤无疑就是第二个。

只是没有证据之前,陈浩南不想将矛头指向自家帮派内的兄弟。

“慢慢查,仔细查,等大B的事情告一段落了,我们再慢慢算账。”

林耀给大佬B上了柱香,转身就往外走。

刚走到门口,就听外面传来了骚乱声。

出去一看,几名保镖正将山鸡围在中央,不远处,还停着一辆被泼了油漆的奔驰车。

“山鸡,你搞什么?”

看到山鸡给林耀的汽车泼了油漆,还被林耀的人抓住了。

蒋天生脸上有些挂不住。

“蒋先生,他是害死B哥的最大嫌疑人,还敢来我们铜锣湾给B哥上香,分明是不将我们放在眼里。”

“这要是让他怎么来,怎么走,铜锣湾的兄弟就不用混了。”

山鸡被林耀的人围住,还一脸的不服。

当日在酒楼中,大佬B的护短让山鸡记忆犹新,从那一刻开始,他就把大B当自己的亲大哥看待了。

现在大B尸骨未寒,林耀这个最大嫌疑人却来给B哥上香,他要是不做些什么,怎么对得起B哥的照顾。

“铜锣湾的兄弟果然狗种,我喜欢!”看到山鸡给林耀的车破了油漆,正要回慈云山的靓坤忍不住吹起了口哨。

林耀看了靓坤一眼,又看了看蒋天生。

蒋天生赶忙道:“我替山鸡跟你道歉,回头再送你一辆新车,你就别和他们这些小家伙计较了。”

“蒋生,你的人确实有种,一而再,再而三的让我没面子。”

“看来我林耀是过气了,连小混混都不怕我了。”

林耀一脸的无语,对着蒋天生摊了摊手。

蒋天生心中咯噔一下,连忙道:“林...”

砰砰!

话未出口,林耀这边就枪响了。

抬头看去,只见一名保镖端着枪,枪口中有黑烟冒出。

“啊!”

“我的腿,我的腿!”

山鸡跪在地上,抱着腿失声惨叫。

保镖则面无表情,当着众人的面收起了枪,沉声道:“我们耀哥,不是这种小瘪三能招惹的。”

蒋天生看向林耀,目光中满是怒色。

林耀则不为所动,点头道:“扯平了,我原谅他了。”

“山鸡!”

陈浩南赶紧去看山鸡,发现两枪都打在了山鸡的膝盖上,膝盖骨都被打碎了,山鸡这辈子恐怕只能坐轮椅了。

“姓林的,你也太狠了吧?”

陈浩南对着林耀怒目而视:“这里是铜锣湾,不是你的油尖旺!”

刷!!

洪兴的小弟们,一个个都向前围了过来。

林耀身边的保镖们,也纷纷掏出手枪,跟洪兴的人对峙着。

危急关头,蒋天生目光闪烁,思考着得失。

最终还是力排众议,开口道:“让他们走。”

“蒋先生?”

洪兴的人大吃一惊。

“让他们走,今天林耀是来给大佬B上香的,是我们的客人,山鸡为难客人,该罚。”

蒋天生深吸一口气,对着林耀笑道:“是我没管教好手下,希望耀哥不要见怪。”

“好说。”

林耀点点头,带着他的人扬长而去,看也没看地上的山鸡和陈浩南一眼。

陈浩南,山鸡。

小角色罢了。

不值得他在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