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63:谈谈

所谓的不近女色,当然是林耀的借口。

女人如水,男人如泥,又怎么会不掺和。

只是师爷苏带来的女人,林耀又怎么敢碰,万一玩出问题来,跟狗东的强哥一样,到时候哭都没有眼泪。

第一天,总统套房,美人,晚上又是按摩桑拿。

第二天,游艇,派对,香槟,赌船。

第三天,黑市拳赛,街头赛车,海边自助烧烤。

不管师爷苏怎么玩,林耀都照单全接,但是涉及到时间上绝不松口,说是三天就是三天。

转眼便是第三天的晚上。

“耀哥,钵兰街的鸡婆说,今晚到了几名岛国艺伎,据说才十二三岁呀,真是有够变态的,要不咱们去看看表演?”

林耀站在窗边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

师爷苏算算时间,暗道不好,赶忙上来给林耀点烟:“有攒劲的节目,很过瘾的。”

“师爷苏,这三天来你说去哪就去哪,我没有说过一个不字,很给你面子了吧?”林耀将烟接过来,看着师爷苏的眼睛。

师爷苏手抖了一下,很快又强自克制住了,笑道:“耀哥,吉米哥是真的忙,您再多给我两天时间,我们很快就会安排好的。”

“没用的,没用的。”

林耀微微摇头,目光中一片冷色:“我已经给你三天时间了,好心好意的陪你玩,你当我是史努比啊!看来,我得催催吉米哥了,他太忙了,记性不好,我得让他多想想我。”

“耀哥,你什么意思啊?”

师爷苏察觉到了不对,一步步的往后退,连道:“耀哥,我胆子小,你可别吓唬我,我请你喝过酒啊!”

林耀不答话,对着一旁的张彪说道:“砍他一根手指,让吉米哥明白,我是多么的想见他。”

“好的耀哥。”

张彪从怀里掏出一把刀,狞笑着向师爷苏走去。

师爷苏彻底慌了神,咽了口吐沫,冲着房门的方向冲了过去。

“别动!”

不等他开门出去,守在门口的袁克华,就将枪口顶在了他的脑袋上:“你不会想试试我的枪有多快。”

“耀哥,我是师爷苏啊,咱们自己人呀耀哥!”师爷苏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,对着林耀连连作揖。

林耀不为所动,通过这三天他已经看出来了,李家源根本不想见他。

师爷苏就是李家源试探他的工具,如果他同意晚几天见面,就会给李家源释放一种信号,主动权在他们手上。

他是来谈合作的,主动权在别人手上,他是被动的一方还怎么谈。

师爷苏的手指他要定了,他需要用这种方式向李家源表明,我的耐心是有限的,你想谈就马上来见我,不想谈以后就不要谈了。

和联胜不是只有你吉米一家,你跟东叔认识我才给你三天时间,不代表你能跟我耍花样。

“兄弟,对不住了,这几天吃你的,喝你的,我会下手快一点的。”

张彪拉着师爷苏的手,将他的手放在了桌子上。

“自己说,哪根不要了?”

刀在眼前,师爷苏吓得直接尿了,他清楚眼前这几个人不是开玩笑。

“耀哥,再给我一次机会吧,我这就给吉米哥打电话,马上安排你们见面。”

师爷苏的胆子并不大,不然他也不会跟着李家源混,胆子大早就出来自立山头了。

只可惜,林耀早就失去了耐心,对师爷苏的哭求毫无反应。

他扮演的是什么人,穷凶极恶的毒枭,不狠怎么跟港岛的人谈生意,怎么完成任务打入塔寨的领导层。

“别费力气了,快点选一根。”张彪脸上的刀疤让他看起来分外狰狞:“要是让我切的话,切掉你的大拇指,你这辈子就废了。”

“我,我...”

师爷苏狂咽口水,哆哆嗦嗦的说道:“小拇指,左手的小拇指。”

张彪抬头看了眼林耀,好似在问这样行不行。

林耀微微点头,示意张彪可以动手了。

铃铃铃...

张彪正要下刀,师爷苏的电话响了:“主人,吉米哥来电,吉米哥来电。”

“别别别,是吉米哥,吉米哥打来的电话,他肯定是想见你们了!”

听到电话铃声,师爷苏仿佛看到了救星,一脸渴望的看着林耀。

林耀眉头微皱,对张彪摆了摆手,说道:“让他接电话。”

师爷苏如获至宝,跪在地上将手机掏出来,用生平最快的速度按下了接通键:“吉米哥...”

“师爷苏,我这边出事了。”

电话刚一接通,还没等师爷苏说什么,电话那边的李家源便开口道:“顺子被收买了,孟达被杀了,我也中了一枪。你在哪,快点回来,干爹对我们下黑手。”

“我在耀哥这边,我也出事了啊,耀哥说要砍我一根手指,吉米哥,你得救我啊?”师爷苏哭着开口。

沉默...

屋漏偏逢连夜雨,李家源此刻的内心也是崩溃的。

不过,李家源能当上和联胜的堂主,也不是易于之辈,很快联想到了师爷苏的情况,回答道:“让耀哥接电话。”

“耀哥,吉米哥找你。”

师爷苏眼巴巴的看着林耀,举着手里的手机。

林耀将电话拿过来,开口道:“我是林耀。”

“耀哥,我们见一面吧,谈谈合作的事。”

“你在哪?”

“柏架山,我的安全屋内,师爷苏知道地方。”

“好,一小时内就到。”

林耀挂断电话,将手机丢给师爷苏:“带路,去笔架山的安全屋。”

逃过一劫的师爷苏,深深的松了口气,这根小拇指他算保住了。

“克华,张彪,带上家伙,我们走一趟。”

林耀一边说着,将手枪从床垫下拿出来,又带了两个弹夹与消声器。

打点行装,开车出发。

四季酒店位于中西区,柏架山则在东区,大概有四十分钟的车程。

李家源的安全屋,在柏架山山脚下,是一栋不起眼的二层小楼。

心腹的背叛与保镖的被杀,显然惊住了李家源,此时此刻他根本不敢轻信于人,只有师爷苏和林耀这几个外人,是他能想到的助力。

“是这吗?”

将车停在道口,林耀往前看去,看到了一栋背靠青山,前面是水库的小楼。

师爷苏连连点头:“是,这地方只有我跟吉米哥知道,是专门用来对付突发情况的。”

“好,你给吉米哥打电话,就说我们到了,张彪,克华,你们过去看看。”

林耀没有贸然下车,诸葛一生唯谨慎,随时都要预防意外发生。

“好的耀哥。”

张彪与袁克华下了车,二人将手插在上衣内,随时做好掏枪准备。

“喂,吉米哥,我们到了,你出来一下。”

师爷苏打通了电话,没一会的功夫,小楼内走一人,迎上了张彪与袁克华。

二人跟随此人进了楼,几分钟的功夫之后,林耀的电话也响了:“耀哥,没有埋伏,只有李家源在。他受了枪伤,左肩中了一枪,里面丢的到处都是止血棉,看上去挺严重的。”

林耀开口道:“让克华接电话。”

“喂,耀哥,没问题。”电话中传来袁克华特有的,那种平静到让人感觉寒冷的声音。

“好,我们这就过来。”听到袁克华的声音,林耀一颗心放进了肚子里。

说来也是奇怪,张彪跟他的时间更长,给他的信任感却远远不及袁克华这个疯子。

在他的认知中,张彪有可能被人用枪指着脑袋,跟他说这里安全。

但是袁克华万万不可能,你能杀了他,却无法让他做不想做的事,因为他是个不开心就杀人,杀人就开心的疯子。